my’blog

第三章调酒师的离开·悲之酒(3/19)

一个月后。今天向子祥不想骑车,工作地点走路也只需要十五分钟路程,慢慢走着也是一份悠闲。来到pub门口也才三点半,只见到仪琳、宜婷两人已经到了,站在门口期盼的望着,见到向子祥才吐了口气,面有笑容。向子祥却打趣的说:“咦,两位水姑娘早早站在这里等情郎呀!有没有看到路上行人都侧目敬礼啊?”两人都“啐!”了一声。仪琳才幽幽的说:“我以为你今天会四点才来了呢!”向子祥心有所感马上回说:“怎么,有事吗?你吩咐一下就好啦,长官!”仪琳脸色一变,显出落寞的神情说:“你……你不要这样叫我好不好?”向子祥笑了笑,看看她说:“开玩笑的!”仪琳才警觉宜婷在旁边,恢复常态。宜婷却喜悦的说:“我们想请你教我们……”“什么!进去再说好不好?站在这里,别人还以为我在和你们……”向子祥说。※※※※※走进去向子祥一看说:“唉唷!你们俩真勤劳,都打扫准备好了啊!”两人不好意思的说:“对啊!要你教东西,当然得先把工作做好啊!”向子祥哈哈的笑出来说:“我又不会什么,要我教啥?”宜婷撒娇的说:“你骗人!”仪琳接着说:“你……你不想教我们,对不对?我们会很认真的!”“那你们应该好好跟乔伊学啊!他可是现在支柱调酒师耶!我不见得比他会啊!而且我才来上班,你们怎么那么肯定我会?我也在学习啊!”向子祥说。“他不想教我们嘛!你也是这样!”说着仪琳眼眶含着眼泪,努力的不让它滴下来。宜婷站在旁边,双手不知所措的抠着自己的指甲,神情黯然的看着向子祥,诺诺的说:“我们……感觉你会,而且……而且应该很棒的嘛!”向子祥看她们这样,悄悄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!可是你们要上班以外时间学,上班时自己用心看着乔伊、里森他们怎么做,不懂的再问我。而且不可以让他们知道我也会,否则会伤害到他们,甚至激起他们的反感,那就失去我不愿教的原意了。”仪琳高兴的抱住向子祥的手,仰着脸说:“你真的会!你真得……叔叔真好!他真的帮我……“眼睛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;宜婷则较含蓄的拉住向子祥,不发一言。向子祥却不好意思的说:“喂,你们放手好不好?我很难过的耶!我教你们就是啦!叫师傅吧!”两人异口同声喜悦的叫了一声“师傅!”向子祥没想到她们真得这样叫他,说:“我跟你们开玩笑的啦!不要真的这么叫,有空一人请我吃一顿就好啦!”仪琳这时已笑的如绽开的花朵,说:“没问题!随时都可以!”宜婷则笑着“嗯!”了一声。两人浮在脸上的喜悦,向子祥看得直觉好美!心想:不知道有多少男孩追求她们?她们的男朋友一定对她们如痴如狂……收摄起心神,向子祥又说:“好吧,以后你们三点半开始,先认识基酒与酒的特性,再教你们怎么调制。记不起来的要做笔记,才可以翻阅。”这时仪琳才又问:“对了,你说‘鸡酒’是什么?”向子祥不觉哈哈大笑,说:“什么‘鸡酒’!难怪乔伊不教你!”仪琳不禁羞红了起来说:“才不是这样,他都一直想要我……”声音越说越小。向子祥连她心里想说什么都知道,不再取笑她,说:“基酒│是调酒里主要成份的酒,它大致可分……”很快的大家也一一到达,上班时间也到了。里森依然支使着向子祥,仪琳想说,却被向子祥制止说:“不可以!如果说了,不再教你。”仪琳只好乖乖听话,任由他们。※※※※※很快到了领薪水的日子,向子祥领到了第一个月的薪资,他点也未点就塞进口袋。接近下班,pub也没有客人,向子祥站在门口,看着路上也没有行人,仰望着午夜星空,吐了一口长长的大气。想着:明天周末会有更多的客人,之后星期一就是休假日,又多松了一口气。但紧接着心里又闷了起来,乔伊越来越不喜欢自己,总会无故找自己一些麻烦。自己也知道乔伊追求着仪琳,除了仪琳的美丽之外,还包含着她的金钱。可是男女情感问题,总让自己避而远之,一段没有结局的恋情,让自己不轻易再次尝试之外,也不愿干预别人。主要原因也是基于仪琳常接近自己,那种毫无拘束的样子,令乔伊不能接受,因而迁怒于自己身上。自己知道,也不会对乔伊有任何不满……宜婷不知何时悄悄走到向子祥身后,本想吓吓他。向子祥正想着事情也毫无警觉,想罢正想动一动身体,往后退了几步,扭转上身。哪知脚踩到宜婷的脚,转身时,手肘推撞到宜婷,宜婷因脚被踩住,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倒去,双手自然向前抱。向子祥也惊吓了一跳,眼明手快赶紧转身双手一搂,把宜婷抱了起来;宜婷也因双手无意识抱着向子祥,两人脸颊相贴都可闻到对方气息。向子祥将宜婷抱稳之后,放开双臂;宜婷却惊魂未定双手还紧紧抱着。向子祥却哈哈的笑起来说:“你皮痒,想吓人!像这样准把你摔的脑振荡!到时你哦!阿爸抹认得宜婷(台语)。要不是我眼明手快……嗯,还不赶快放手?被你抱的都快喘不过气了耶!“宜婷才缓缓松开手,红着脸说:“都是你啦!无缘无故做什么运动?吓的我脚都软了!”“唉唷!贼哥卡恶人呢!(小偷比好人还凶悍)自己想要吓人,还牵托别人做运动!自己吓人不成,还说别人欺负你!……”向子祥说。宜婷被讲的耍赖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人家只说了一句,你可以念一大串,而且还不会停顿,你和尚念经哟!”向子祥又呵呵呵的笑着说:“喂!小妮子,你还挺恰的耶!没看过你这样哦!平常的温柔也会变性哦!“宜婷手指着,又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的说不过向子祥。向子祥笑着握着宜婷指他的手,说:“好啦,好啦,扯平啦!吓我没吓成,等一会下班,调一杯‘彩虹酒’请你,怎样?让你压压惊!”“真的哦!不许骗我!我可不可以学?”宜婷说。“可以,不过教你的酒记熟了没?”向子祥问。宜婷却说:“还有些不记得,我会努力的。我学校功课都没你给我的功课那么认真呢!”“好啦,好啦,真服了你!不晓得谁念一大串哦!耶,你干什么跟我出来?等一下我俩又要倒楣了!““不会的!乔伊不晓得又再和仪琳说什么?好像不乐观!我觉得仪琳好可怜天津11选5,老是被乔伊欺侮得偷偷流眼泪。”宜婷说。“为什么?”向子祥问。“不知道天津11选5,她从来都没有说。”宜婷回答。向子祥又说:“你们俩不是很好吗?她都没有提过……”这时明秀也走了出来。向子祥吐了口气天津11选5,让夜晚的凉风轻拂脸庞,清新的空气让向子祥心情不觉更加宽松。明秀叫了一声:“向哥哥,你在做什么?”年轻的脸上总是带着愉悦,说话时活泼直接的语调,令人也不自觉感受到她的一份活力。向子祥转头看着她,笑着说:“没事可做,出来透透气,看看天上星星会不会跟我说说话!”只见她嘻嘻嘻的笑说:“星星会说话?向哥哥,你卡通看太多了吧!”向子祥跟着哈哈哈的笑起来,不再说话。心想:多么单纯的年纪,真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一直拥有这一种感觉。不禁又多看了明秀一眼,发觉她虽然不是那么抢眼的美丽,若不化妆,也清秀带着活力,那种年轻人独有气息,也是吸引人的一种。此时只见乔伊满脸凝色的走出来,说着:“向子祥,可以麻烦你进来一下?”向子祥看了一下乔伊,见他满腹心事。乔伊很少会找自己,有事大部份都是里森帮忙,这一次怎会找他?心中存着疑问,随口“哦!”了一声,跟着进去。宜婷、明秀对视看了一眼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※※※※※进去之后,只见仪琳坐在吧台旁,眼眶湿润强忍着却没有流泪。向子祥想着:他们两人又有冲突……乔伊进去之后坐在仪琳旁边,说:“向子祥,现在我想做一位喝酒的客人;想喝杯酒,但是不想自己动手,所以麻烦你。”向子祥直接说道:“里森应该比我适合吧!”里森却回答说:“我也想做一下客人,顺便看看你能调什么酒!”向子祥笑了笑,回答:“哦,我会的不多,你不怕不适合你喝吗?”只见里森今天对向子祥所存在的敌意完全不见,也笑着说:“不会的!让乔伊、我们稍为做一下客人享受一下,反正现在也没客人了。”仪琳此时也开口说:“宜婷,麻烦你挂上休息的牌子吧!今天提早打烊。”宜婷看了看时间,也才凌晨一点半,满脸迷惑却还是依言挂上休息的牌子于大门外。向子祥不知发生什么事,好奇之下运用起本身超能知心法。已从乔伊、仪琳心中知道:乔伊一直以来,利用各种方式都得不到仪琳的青睐,已满心绝望,不想留在此地;临走前想看看自己到底有何种能力。而仪琳本来对于乔伊也有一份好感,但是他生活于国外,那种开放直接的个性,加上利用帮忙仪琳的手段牵制她,让她产生反感与委曲,而对自己的爱意已经萌芽,而且……向子祥不愿继续深探,知道两人一直以来都谈论这一些事情,而且乔伊对于宜婷也渐渐重于仪琳,才会有此转变。向子祥不觉激起想要消弭他们心中郁闷感受的豪情,哈哈的笑着说:“今天就让你们尽兴吧!乔伊,你是男人心胸该开阔一些。情之何物,多用你的心去关怀,才能得到回馈,若没有得到也才能释怀,否则很辛苦。仪琳呢,压力不是让你紧缩心房,该坦然去面对,才不会无心拒绝,羞涩说出违背心意的话,而造成事实无法挽回;开心些,压力会无形疏解的。今天就调杯酒让你们品尝!”只见乔伊微开着口,不信的眼神看着向子祥,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……”却没有再说。仪琳则一双含泪的美目盯着向子祥,不忍移开。向子祥又哈哈的笑着叫着:“宜婷,来吧!我们进吧台!”宜婷兴奋的拉着向子祥的手,说:“好啊!好啊!”向子祥问着:“乔伊,你想喝什么?”乔伊摇摇头苦笑着。向子祥呵呵笑道:“就给你一杯‘苦酒满杯’吧!”熟练手法一杯酒端到乔伊的面前。看着仪琳,向子祥笑笑手又动了起来,很快的一杯黄橙色杯口嵌了一片玫瑰花瓣的酒,已经到了仪琳面前,说:“快乐点!这一杯是‘天堂乐园!’”里森见到两杯酒很快的端上,两眼发直的说:“你也是调酒师吗?”向子祥笑了笑,叫宜婷取甜度较高的海尔梅斯的香蕉甜酒倒了几滴,将整个杯子微润之后倒掉,装入调好的马丁尼递给里森。里森诧异的问:“这调的是什么酒?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马丁尼,带着香气的马丁尼,舌头甜味似有似无。”连乔伊不禁也口瞪目呆说:“你……真得很厉害!我真得小看你了!”向子祥又调出一杯“彩虹酒”,答应宜婷的总不能食言,又教宜婷调出另一杯给明秀。只见明秀高兴的直喊着:“好漂亮!”却不舍得喝。向子祥祥却对着明秀打趣的说:“怎么看就可以感觉出味道啦!那以后连饭都可以不用吃啦!看就好了。”只见明秀作了一个鬼脸说:“向哥哥,你这个人真讨厌!跟你说话,真难占到便宜!”两人的说笑也让大家心情稍为缓和。宜婷在一旁喜孜孜的看着自己所调的酒,努力的背着材料;向子祥本想告诉她,却看她专心的那付模样,笑着不惊扰她。乔伊这时又对着向子祥说:“欸,子祥,那你喝什么?”向子祥开玩笑的说:“唉,站在这个位置上,才知道不能喝酒看着别人品尝美酒有多难受!”一语一出,逗着仪琳美目闪烁,笑了出来说:“没有客人,大家都是自己人,别客气!我准你喝。”向子祥做了一个打揖的动作说:“谢谢大人!那我喝点不一样的。”大家不禁全部转头看着他,又要拿出什么特别的酒。里森更是眼睛发亮直直盯着说:“可不可以教我们大家?”向子祥看到大家这付德性,竟然非常大方的说:“有什么不可以?大家仔细看!”宜婷更紧紧跟着,整个人都快贴上去,向子祥不好意思的轻轻推了推她,她才如大梦初醒般,红着脸退了退。此时只见向子祥倒了一杯伏特加,杯口枺盐,喝了一口。大家期待的眼神不禁全都换上不屑,“啐!”了一声,“什么嘛!喝伏特加还说特别!”向子祥不禁哈哈大笑说:“喂, 山西11选5走势图你们很不上道耶!你们都喝调酒, 山西11选5彩票网我一个人喝纯酒,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还不特别?那你们要怎样嘛?”堵了大家一楞一楞的。乔伊不觉也笑了出来说:“好吧,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好吧,那就罚你再调一杯不特别的调酒让大家尝尝吧!”向子祥听了,大声说:“唉唷!我中大奖了,还是你们送的唷!”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一团。乔伊将酒一饮而尽,深深的吸了口气,说:“子祥,原来你还真藏不露啊!唉,我真的服了,我真的服了你。平常做的那些工作,真亏你还能忍受的住!你有本事连大家都不知道,连我都容不得你,我离开真是应该。“转眼又看了仪琳一眼,仪琳却低下头,嘴唇微动又止,没有发出声音。向子祥反而说道:“事情也不用如此处理,那不是最好的方式。你俩有什么事可以再商确,不用这样。而且我也不想过问,只是不希望有这一种结局。”宜婷一边听,一边紧紧抓着向子祥的衣服。乔伊摇摇头说:“临走前才学到一些东西,还是我平常最不喜欢的人送给我,真得好讽刺!不过我会永远记得。可不可以再调杯酒给我?”向子祥看乔伊已经决定,也不好说什么。但是豁达的他见已有决定的事,总觉得是件好事,情不自禁的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:“很好!既然有兴趣,就让你喝杯四种心情中的‘悲之酒’,让你感受一下悲情之后所产生的新感觉。”向子祥说完,每一个人都异口同声的说:“我也要!”向子祥笑了笑又说:“你们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啊!可惜它不适合你们喝,没有那种心情,喝不出心情酒。仪琳你想喝吗?”仪琳抬起头,凝视着向子祥,点点头说:“我可以喝吗?”“可以,不过你要好好感受转变的新感受!”向子祥露出了一个轻轻的微笑。另外又对着里森和宜婷说:“你们知道法式75厘米炮酒如何调制吗?”两人都摇摇头。向子祥只好说:“好吧!那你俩去准备琴酒、柠檬汁、香槟、糖,教你们调自己喝吧!”里森高兴的起来准备着,宜婷帮忙拿出向子祥所要的米酒、辣椒、薄荷甜酒、香槟。很快的两杯酒端在乔伊与仪琳面前。向子祥又说:“第一层悲之酒,慢慢品尝。”只见两人喝过之后,双眼滴出眼泪,脸上渐渐露出清爽的感觉。乔伊这时才开口说道:“我的调酒差你太多,不过真感谢你,让我知道悲情之后的改变。”※※※※※夜更深了,乔伊迈开步子走了,大家也收拾完一一离开。向子祥慢慢踱着脚步,感受夜所带来的宁静,想着这一瞬间的变化。工作了一整晚,也利用这个时光疏松一下心情。仪琳默默的快速来到向子祥的身边,拉住向子祥说:“子祥,可以陪我吃个宵夜再回去吗?”向子祥突然见到仪琳,听到她的声音,不觉停了下来,皱起眉头问说:“你饿了吗?喝了酒有没有关系?”在夜里却看到仪琳脸上两条反射晶莹的银链,知道仪琳又流泪了,本想要她早点回去休息的话,却哽在喉咙说不出来。看到仪琳近乎哀求的眼神,更不忍心拒绝她。向子祥拿出手帕,轻轻拭去仪琳脸上的泪水说:“走吧,回pub去吧!我去买买看。”仪琳露出温暖的笑容,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第一次那么近的看着仪琳,发觉世事给予她的世故仍然掩饰不了那心中的纯真,情绪的转变在脸上显露无遗。不禁又想起自己从小岁月留给他的孤寂和生活的挣扎。内心也告诉着自己:回家看看吧!好长一段日子没有回家……仪琳感觉到身边的人有着心事,在她的心里总是感觉他有着一股令人喜愉的活力,也极少看到他为任何事情烦恼,每天看到他那带着阳光气息的笑容,总让人也高兴起来。仪琳想着与他相处越久越被吸引着,但是他对于男女情感又好像不屑一顾,也无丝毫向往。想到这,心儿又呯呯的跳着,脸也跟着热红起来。好险是在夜里,他也没有看见,否则不羞死了!见他现在这样,好像太勉强他了,开口说:“如果你……”向子祥却打断她的话,说:“不是!不要想太多,我是怕太晚买不到宵夜,回去煮面吃吧!怎样?”仪琳宽心的点点头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坐在桌旁,看着仪琳坐在对面努力的吃面,好像真的很饿!默默的看着,不觉一丝微笑浮在脸上。仪琳吃完面,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,喘了一口气,说:“终于吃饱了!”抬起头看到向子祥,竟然脸上露出微笑看着她,想到刚才自己狼吞虎咽的吃相,不禁脸又热了起来,又把头给低了下去,说:“你怎么这样看我?很难看对不对?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着说:“是不会难看啦!只不过你到底饿了多久啦?差点连碗都吃进去,筷子也被你咬断了!”说完又继续笑着。仪琳却说:“哪有啊!你未免太夸张了吧!喔,你笑我的吃相,我是真的很饿嘛!而且你煮的面真好吃!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哪有像你说的这样?还不是跟一般人煮的一样,只不过……嘿嘿!”仪琳看到向子祥那一脸贼贼的样子,不禁警觉说:“只不过什么?快说!”双手紧紧的捉着向子祥的手,向子祥没有回答,还是嘿嘿嘿的笑着。仪琳左右摇晃着向子祥的手,嘴里不断的喊着:“快说!快说只不过怎样?”向子祥被她摇晃的手好酸,只好勉强的说:“好啦!好啦!不过有一个条件。”仪琳一听,说:“什么条件?”“你必须把乔伊离开的原因告诉我,怎么样?”向子祥说。仪琳又皱起眉头说:“你为什么想知道?”向子祥看到她的样子,知道她可能不太愿意提起。自己运用一下超能也能知道,可是向子祥没有让人觉得自己愿意,很少会利用自己本身的异能去知道,所以到现在本身这些异能,才会隐藏到目前还没人知道。说:“唉,只是好奇,你愿意就告诉我,不愿意就算了。”仪琳迟疑了一下,心想:告诉他也好,免得以后他对自己有着隔阂和误会……想通之后,天津11选5露出了笑容,吐了一口气说:“好吧,告诉你。你赶快说只不过什么?”双手不自觉又出力捉紧。向子祥另一只手握住仪琳的柔荑,把她拉了过来。仪琳感受到一双有力的手,从掌心透过热热的暖流传了过来,不自觉松开双手,任由那一只手握着,拉到了向子祥的面前。向子祥拉过来之后让她坐好,摸摸被她抓过的手说:“你坐好!仔细听,你抓人可真痛啊!我只是在你面里多加一匙迷幻药和洗碗水而已。”“啊!你……”仪琳不禁叫了出来。向子祥食指放在嘴前“嘘!”了一声,说:“小声点啦!很晚了耶!人家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呢!骗你的啦!多加了一匙甜酒而已,真是大惊小怪!”说完哈哈哈的直笑着。仪琳却不知要说什么,只有“你……你”的说不出来,跟着也一起笑了起来。※※※※※仪琳慢慢说着乔伊的事。原来在仪琳父亲要过世之前,请乔伊来帮忙,因为他极受到仪琳父亲的肯定。自从仪琳父亲三年前因身体不适,解散了外贸公司与建设公司后,虽然拥有了家财万贯,却无事可做。仪琳和她弟弟都外宿读书,极少在家,而他又喜好饮酒,在机缘下认识了年轻调酒师│乔伊,于是开了这间pub。没想到除了自己能有个地方喝酒外,也有了一个排遣无聊寂寞的地方,最终也成了一个晚年的事业。直到仪琳大学毕业,她本想出国读书,却因从小单亲而父亲身体越来越差,才放弃了自己的计划,回到了父亲身边。而弟弟从小缺乏管教,一直以来都和仪琳感情不睦,也极少回家。一年前父亲过世,将财产分给了姐弟二人,但是pub却是两人共有。父亲临终前,希望pub由两人共同努力继续经营;但弟弟财产到手之后,却不见踪影,仪琳只好有肩起经营的责任。哪里知道仪琳对它也越来越有兴趣,也就一直到现在。第一次见到乔伊,是在一年多前父亲过世之前。父亲要来pub,仪琳陪着来,由父亲介绍见到乔伊,他的温文儒雅在心中留下了一个好印象。从此因父亲的关系也常常来到pub,与乔伊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而乔伊自第一次见到仪琳,也被她的漂亮美丽所吸引,追求的动作也从此时展开。仪琳父亲身体愈来愈加不适,终于住进了医院,pub的事务就这样转入了仪琳手中。一日,仪琳同样的来到了pub。乔伊见到仪琳说:“仪琳,我们的pub前一段时间有员工辞职,都没有应征新人。目前pub内只有我和明秀两人,加上你工作量太大穷于应付,是不是明天登报征人?”仪琳满口答应说:“如果如此,那就如你说的登报征人吧!可是需要征几个呢?”乔伊回答:“两个吧!由你来面试吧!”仪琳点点头。此刻pub内的客人又有点单,乔伊不理会,又对仪琳说:“仪琳,下班后一起吃宵夜吧!”仪琳推却的说:“我要回医院陪我爸爸,不要啦!有客人点单,你先去忙吧!等会儿再说,我考虑一下好不好?“乔伊马上直觉回答:“不行!你一定要答应,你从来没有一次是马上答应的!如果不答应,那客人我就不理会了!“仪琳见状,无奈的说:“好嘛!好嘛!那你快去工作啦!”乔伊才一边转身走去,一边说着:“这还差不多,交你这女朋友真难!”仪琳心中却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,但仍带着一丝丝的甜意。乔伊为了自己竟然可以不顾一切,但是好像有点对事情的处理不知轻重,缺乏男人应有的气度。可是却还能体谅他,终究他在国外生长了一段时间,对于国外男人拥有敢作敢为、不顾一切的习性,也不能归究于他。当天乔伊竟然向她求婚了,仪琳对他虽然有着好感,也欣赏他的才能;但是说到爱意,也还未达到委身的阶段。只好说:“我们现在还太早了吧!再过一段时间,我们相处了解更多再说,好不好?”乔伊受到仪琳的拒绝,也有些恼羞成怒的说:“以我的条件与你匹配应该也不逊色吧?你只不过比我多了些将来父亲给你的金钱而已,再说就再说罗!”仪琳听到这样的回答,心里也冷了起来,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直透而出。自己只不过是想晚一点再谈这个问题而已,并没有否定的意思,为什么他要说……心里不禁又想着他的心胸实在不够宽阔,一点点的挫折都无法坦然。虽然如此,心里对他的感觉和似有似无的爱意,仍未曾改变。只有默默的看着他说:“不要生气嘛!好不好?”乔伊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表示。一连两天的应征,仪琳选定了里森、宜婷来上班。乔伊开始带着里森,不再教仪琳调酒有关事项,仪琳也有感觉却不以为意。一个星期过去,仪琳接获医院通知父亲病重,希望她去医院陪他。仪琳告诉乔伊pub暂时交给他处理,她要前往医院陪伴父亲。第二天一早,乔伊到医院探望,看到仪琳精神极差,关心的告诉仪琳:“自己要小心!”仪琳的父亲把乔伊叫到床边,告诉他:“希望你帮忙仪琳把pub继续经营,不要让仪琳为别人工作,太辛苦了!能拥有自己作主的工作,还是比较好。如果可以的话,也请多照顾仪琳!”仪琳这时见父亲精神不错的和乔伊谈着,心想:他们有要谈的话题,自己在那会妨碍他们……便蕙质兰心的走出去,四处闲晃顺便透一透气。仪琳离开之后,乔伊跟仪琳的父亲轻松闲聊着说:“范先生,你放心!pub和仪琳我会好好照顾的。不过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,就是我希望我的薪资能提高。您也知道pub一直是我在支撑,实在是比较辛苦!而生意也一直处在盈余状态,望您能答应!”仪琳的父亲笑嘻嘻的说:“那没有问题!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你,对于这个行业你的能力很好,更何况你又额外答应帮我照顾仪琳,我会告诉仪琳好好待你的!”两人又嘻嘻哈哈聊了起来。莫约一个小时后仪琳回来了,看到父亲这么愉快更加安慰;对于乔伊之前的态度更加释怀。父亲在旁边却也不羞涩的对乔伊说:“乔伊,你没什么休息吧?一大早就来医院。回去休息吧!这里交给我就行了,不要让我担心你!”乔伊顺口说:“好吧!那我先回去了,范先生你好好保重哦!”仪琳的父亲开怀的笑着说:“你小心!我会的。”乔伊离去之后,仪琳准备削水果给父亲吃,却被父亲拉着手要求她坐在床边,两眼仔细的看着她。仪琳被看得不好意思撒娇的说:“爸爸,你怎么这样看我嘛!”只见仪琳父亲呵呵笑着说:“我女儿真漂亮!不但身材好,两个大眼睛还会说话呢!灵秀的鼻子真像你母亲,那红润的小嘴连说话都贴心啊!哈哈!”一手拍摸着仪琳的小手。突然“咳!咳!”的咳了起来,仪琳不忍的扶起父亲拍着他的背,父亲的咳嗽很快的停止,说:“仪琳,你叫你弟弟回来,我在想他。”仪琳说:“等一下我就通知他回来看您。”父亲又说:“好,好,还有件事你要记得,如果你有困难、疑问,要去找你叔叔范化帮忙。虽然我和你叔叔总是意见不合,但是我知道他很尊重且关心我,他会想尽办法帮你的,他从小最疼你!至于你弟弟,你不要管他太多,随他啦!还有pub,你一定要经营下去!若你弟弟有兴趣,你要让他回来;若是没兴趣,就让他走自己的路。这间pub是你叔叔求我经营、留给你的,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,到现在我终于明白,他疼你到为你铺了一条路怕你受苦!乔伊呢……“又把乔伊该如何处理的方式都告诉仪琳。仪琳听到父亲像交待遗言般说了很多事,不禁眼泪簌簌的滴了下来,点头应着,心中却泛起了不祥的预感。第二天父亲病情恶化,连络弟弟也迟迟未来。第三天父亲病逝,仪琳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默默送着父亲。只有范化来,搂着仪琳没有支字片语,帮忙自己处理父亲身后之事;弟弟回来,也没有任何歉咎。范化拿出仪琳父亲预留的遗书,希望仪琳姐弟二人好好生活,将遗产分成二份,姐弟二人各得一份。但弟弟取得之后,又悄悄的走了,连仪琳都没有告知,从此不知所踪。仪琳在父亲临终前流下眼泪,过世后却为父亲喜悦,他终于走完人生孤单辛苦的路程。范化帮忙处理完,告诉仪琳:“你有你的机缘,你会跟着你要跟的人,而且诚心的跟着他,他会带着你转变一生,你会很清楚的知道。我回去了!”仪琳悄悄回到pub,也已经是一个月后。仪琳终于能放开心胸,踏着轻快的脚步,脸上又恢复往日的光采;红晕浮上双颊,更显得她娇丽动人,迷人的身材婀娜多姿的体态,连路人都为之侧目。来到pub已经超过四点,店内传出乔伊的声音,正约着宜婷一起吃宵夜,却被宜婷娇嫩温柔的声音回绝。仪琳心里却没有任何感觉,不知为什么;好像心中那一份爱意早已化成云烟不知去向。仪琳依然喜悦的进入pub,看到乔伊惊慌的神色,更添了一份无所谓。乔伊开口说:“你终于可以来上班了啊!”仪琳笑着回答:“是啊!”宜婷、里森都过来打招呼,明秀更靠了过来慰问着仪琳。仪琳此时才仔细看着宜婷,发觉宜婷好美!虽然应征时就有感觉,却不如现在来的真切;多看了两眼,心里又浮起了一种好感,莫名的感觉她将来会是自己的挚友。仪琳也趁还没有客人之际,与乔伊谈着pub的经营,岂知乔伊又提出提高薪资的问题;仪琳如同父亲一般,毫不考虑就答应他的请求。就这样持续一年多来,乔伊已提出四次这样的要求,薪资也提升到调酒师三倍的薪水;乔伊更要求仪琳须成为他的女朋友。仪琳顾及pub,薪资都如他所愿;至于自己的情感,却没有丝毫爱意,甚至连喜欢都没有增加半丝一毫,反而越来越不喜欢他。倒是和宜婷朋友的情份越来越好,也是倾吐心事的好朋友。直到受不了乔伊无礼要求和纠缠,向叔叔范化求救。范化却只是笑笑的说:“自己再好好处理吧!”并告诉仪琳,有一个朋友需要仪琳安插工作。三个月后,向子祥出现,仪琳正烦恼不知如何处理乔伊的事,对向子祥也无心一顾。直到第二天向子祥上班,单独与他相处交谈,仪琳发现他身体健壮,身材健美适中,皮肤微黑;剑眉上挑,双眼有神却神采内蕴,挺立的鼻子带着笑意的嘴唇,一脸正气;举止之间透着男人的魅力,心弦已不觉扣在他的身上。交谈时,那声音的律动引带着令人心旷神怡,开朗的笑声更不自觉令人陷入迷思,忘却一时烦恼。加上这段日子以来,看他处事的气度、对人的关怀、豁达开朗的个性,有他的地方就有笑声,更让自己心折不可自拔。满腹所学从不炫耀更觉得他深不可测但又容易取得,却不是自己能拥有,才暗暗许下跟着他的意愿,更令自己不在乎少女的矜持与羞涩。也才知道叔叔正努力的帮着自己,自己还浑然不知。直到昨天乔伊又提出相同问题,并要胁不答应他就要离去;仪琳无法再忍受,终于舍弃。想说再另外寻求出路,没想到水道渠成,心所系的人竟然如此高超!情不自禁往日所有委曲与眼泪,都在他面前宣泄。更放下自己女子的矜持邀约他,还真怕他无情的拒绝,哪知他的体贴细心让自己能吃下一整碗面!叙述这段时,当然隐去了女子情怀的这一段;可她哪里知道向子祥已全然知道!※※※※※说完看着向子祥,泪又已沾满脸庞。向子祥拿出手帕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说:“好啦,知道啦!别想太多。想要我帮你嘛!我答应就是啦!别再哭了!我的手帕都是你的酸雨,回去好难洗!”仪琳禁不住笑了起来,伸出右手说:“我帮你洗!”向子祥捉住她的手,另一手拿了一个一元铜板放在她的手上。仪琳不解其意,一双微润的美目直盯着他。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真呆耶!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也不懂!要手帕做什么,我自己会处理。我回去会加个画框,把它挂在墙上,然后写着‘仪琳的眼泪’;想看加收五百元,怎样不错吧?有钱可赚呢!”仪琳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出来说:“你真……”向子祥又抢着说:“如果当事人不愿展览,想买回去呢,就卖个五万好了。怎样够便宜吧?“仪琳说:“喂,你好坏!”向子祥说:“你‘好’‘坏’!你好与坏都分不清楚,那一定是好啦!看你说我好的面子上,送你回去吧!”仪琳心中涌起一份温暖的甜意。※※※※※送回仪琳,天色也已露白,向子祥独自走在路上。凉风吹过,脸上明显感受到它的湿气,向子祥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下午三点向子祥已起床梳洗完毕,穿上刚熨烫好的衣服出门。跨上摩托车,迟疑了一下,又决定走去上班,反正时间还早,可以运动还省点油钱!向子祥点了一支烟,觉得肚子有点饿,慢慢的走着;心想:今天星期日,晚上十点就下班;隔天就周休,精神不由得轻松许多……来到摩哈门口发觉内部有着光,向子祥知道有人已经先到;自己一向感觉敏锐,发觉有三个人在里面。不禁迷惑起来,今天大家为什么这么早?看看时间还不到三点半呢!难道是自己的时间错了?不多想推动大门,却由里面反锁着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敲敲门,仪琳开门脸上洋溢着笑容,却带着一份神秘。向子祥看到她眼睛还有点浮肿,知道她应该也是起床不久,由身上散发一股清淡香水气息,给一种清爽的感觉,知道她也是刚梳洗完。向子祥笑着说:“哎呀,小姑娘那么漂亮有朝气,刚睡醒做了好梦啦!”仪琳“啐!”了一声说:“你笑我!”脸不觉又红了起来。后面又出现了宜婷和里森,只见里森不好意思的叫着:“子祥哥!”向子祥一楞,随即哈哈的笑了起来说:“里森,你好啊!”宜婷在旁边手捂嘴窃笑着。向子祥知道她笑里森,不禁眼睛瞪了她一眼,说:“宜婷,你皮痒啦!小心等一下我把你卖了!”宜婷马上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,撒娇的说:“子祥哥,不要啦!我那么肯学的跟着你,你还要把我卖了,你舍得啊?”向子祥听完哈哈哈的又笑了起来说:“你们大家转性啦!那么早来做什么?是不是老板规定的啊?“转头两眼看着仪琳。仪琳马上辩解说:“哪有!你……”脸更红。向子祥拍拍她说:“开玩笑的啦!你什么个性我还不知道啊!”仪琳舒了一口气,大家不觉笑了起来。仪琳才说:“我怕你来没吃东西肚子饿,买了一些点心给你吃,顺便大家一起吃,刚好他们俩也早来了嘛!”向子祥被仪琳一说,感觉肚子好饿,说:“你真体贴!我肚子真的好饿!”走过去一看,满满一桌!说:“哇,好可怕!这叫一些,那很多的话,不是一整间屋子!”大家又嘻嘻哈哈的边笑边吃。里森这时才说:“子祥哥,以后可不可以做我师傅,教我调酒?”哪知仪琳、宜婷反应极快马上跟着说:“我也是!”向子祥看到他们那种渴望的神色,不忍拒绝,又不能说不要,不觉沉思起来。哪知里森却叫着“师傅!”仪琳、宜婷拉着向子祥,不觉也要开口。向子祥赶紧双手捂住她们俩的口,说:“好啦,好啦!可是你们不要这样叫我,都被你们叫老了!”大家一听,都开心的笑着。仪琳跟向子祥越来越熟,爱意早生也最敢说:“谁敢说你老啊!”不禁两手抱胸斜着头看着他,又说:“你那么帅,怎么看也不老啊!只不过年纪大!”大家都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出来。向子祥拿起手佯装要揍仪琳。她见状,马上抓住向子祥的手说:“还没说完,还没说完嘛!我是说年纪大我们一点点啦!”向子祥放下手说:“你啊!跟着好的不学,净学些口齿伶俐!”仪琳嘟起嘴小声的说:“那还不是你教的!”宜婷、里森捂着嘴偷笑着却不敢出声。这时忽然听见酒吧大门风铃响起,大家回头一看是明秀来了。明秀进门看到桌上放着一堆点心,马上问道:“我可不可吃?肚子好饿!”“可以啦!赶快吧!那是仪琳买来的。”里森回答着。明秀走过去抓了就吃,嘴里直喊着“好吃!好好吃!”里森在旁边看了又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吃慢点啦!饿死鬼投胎!又没人跟你抢!”明秀吃的满嘴,用不清楚的声音说:“知道啦!就只会说我、骂我!”向子祥看他俩人的模样真是啼笑皆非,摇摇头说:“这俩个真是冤家!”向子祥趁还没有客人的时间,告诉仪琳在酒吧卖单上多加了“灰姑娘”、“香提”两种调酒。并教会他们如何调制。仪琳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要加进这两种调酒,有何种意义?”向子祥笑着回答:“不是我们卖单的调酒太少。而是呢,这‘灰姑娘’是没有酒精成份的鸡尾酒,适合朋友很多人一起来时,不会喝酒的人能有台阶下,或是女孩家被强迫喝酒时,可帮助她们用。另一个‘香提’是针对喝啤酒的人设计,它是啤酒的另一种口味,不同厂牌啤酒都会有不同口感的调酒。”仪琳不禁对向子祥连客人都有的体贴更加欣赏!却不知如此摩哈酒吧让许多不曾喝过酒的人,在这里尝到了生平第一杯酒。※※※※※一天又将落幕,大家正整理着准备下班;每个人都觉得一天在这里,竟然没有压力,心情愉快。仪琳下班之前,趁机拉着向子祥说:“明天我去看看叔叔,可以吗?”向子祥笑着回答说:“你要去看你叔叔,我怎能说不可以!”仪琳听了微笑的离开。※※※※※平时百日学一事,顺手拈来终可用。

  近日,一些中超俱乐部已经收到了中国足协的相关通知与问询,了解这些俱乐部预备队参加中乙联赛的意愿,如果有俱乐部愿意参加,这将列入今年中乙联赛参赛队之内。

,,在线网投游戏网站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5:36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