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四章方宜婷的决定(4/19)

向子祥走出门口,做了一下深呼吸,踏着轻快的脚步,走向回家的路上。看见宜婷在前面蹒跚的走着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假日最后一天晚上,路上还有着回家的行人,黑夜的天空上,月亮所发出的月光托曳在大地,也还算明亮。忽然间,看见前面的宜婷和路人撞个满怀,直点着头。向子祥想着:肯定是跟人家说着对不起……摇摇头,嘴角浮起微笑;见她走的更慢,头又低了下去。向子祥看见前面远处一辆开着大灯,应该是摩托车极快的接近,心里不自觉一紧,加快脚步走了过去。到了宜婷身旁,车子也到了面前,向子祥伸手将宜婷拉了过来,宜婷在毫无防备之下,整个人被拉得倒进向子祥怀里。车子从面前驶过,宜婷急忙说了声“谢谢!”想要站稳,仰头一看是向子祥,心神一松反而整个人瘫了下去,向子祥只好出力抱起她。宜婷脸上因燥热红了起来,好在是夜晚看不太清楚,否则不羞死!宜婷想着。哪知向子祥突然嘿嘿嘿的笑起来说:“宜婷,第二次救你,让你免受摔在地上之苦,还有可能受伤哦!怎么感谢我啊?你在想什么呀?想得连走路都不专心,差点要带水果去看你!”只见宜婷“嗯!”的一声,极不愿的从向子祥怀里站起来。欲言又止的停了下来,看着向子祥。四目接触,向子祥感觉宜婷有股难以言喻的情意,不自觉移开目光。宜婷这时开口说道:“子祥哥,你有空吧!可不可以陪我吃点东西,再告诉你?”向子祥看着宜婷,发觉她好像有着难以决定的难题,不禁顺口就答应了她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看着宜婷静静的吃着东西,也没有追问耐心的等着。一边仔细的看着宜婷,发觉宜婷虽然未施脂粉,皮肤不但白皙而且好的出奇,双眉也未修整自然成型,纵然眉儿微皱,仍旧掩不住明眸秀丽的美。向子祥忍不住对着宜婷说:“宜婷,你真得挺美的耶!难得有男子和你匹配哦!你哪天把你的男朋友带来让我们大家监赏一下,看是否也是个俊俏美男子!”宜婷听了突然展开容颜,面露笑容的说:“子祥哥,你真的觉得我很美吗?”向子祥看到她脸上的愁绪忽然一扫而空,又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的说:“哇!说你很美就能让你转变心情,那你早说嘛!以后看你不高兴、心情不好,说你漂亮就好啦!这太简单了!“宜婷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那是你说的耶!别人,哼!”接着笑咪咪很神秘的说,“子祥哥,你真得想知道我的男朋友是谁啊?”向子祥随口应着说:“是啊!是啊!心情还会七十二变,孙悟空都没有你厉害!”宜婷却笑嘻嘻的说:“其实你也认识,他可有才华了呢!人也挺帅的哟!而且还非常体贴!怎么样,配得过我吧!只是我自己反而怕配不过他,可是今天你说我美,我可就不怕了唷!”向子祥“啐!”了一声说:“我也认识?我怎么没有印象我认识这么一号帅哥?你鬼扯!不听你说了,好啦!吃饱了回家了。”※※※※※沿路上,宜婷才说:“子祥哥,我们学校放假了一个月,我妈妈要我回日本去住,可是我在酒吧工作越来越有兴趣,正考虑着要回去多久,是不是要辞了酒吧的工作?现在不用考虑啦!不过等我日本回来才能决定一件事。”向子祥惊讶的说:“你家在日本?那你是日本人啊!”宜婷回答:“不是啦!我是中国人啦!我妈妈才是日本人,她每年都会回日本住半年。”向子祥又看了看宜婷说:“那你父亲呢?他也在日本吗?”宜婷说:“不,他住在这里而且是中国人,不过大部份都会来回日本两地。他在日本做生意,却喜欢这里;所以大部份的事情都让妈妈处理。而我就喜欢跟着爸爸,他也很帅哦!“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,又问:“那你去日本住一段时间,有什么好烦恼的呢?而且现在学校还放暑假,不是吗?”宜婷说:“你不知道吗?回去太久,工作不就得辞了?而且我读的是法律,妈妈希望我能认真读毕业,将来学以致用,不希望我做其他的。回去那不就……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说:“哦,怕回去妈妈不让你继续工作,是吧?”宜婷一双美目直看着向子祥点点头,却说:“不过我现在知道要做什么啦!我回去跟她说,她很开明会答应我的。“向子祥又问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竟然要下这么大的决定?努力读书,学以致用很好啊!你头脑有问题哦!”宜婷微笑着,一脸神色和刚刚下班时简直判若两人,说:“哎,不告诉你!你等我去日本一星期后回来才告诉你。“向子祥说:“你唷!什么时候也学的一付鬼精灵啊?”宜婷说:“跟着你嘛!久了就这样啦!”“那你几时回去?”向子祥问。“下星期三。”宜婷回答。※※※※※隔日一早,喀拉蒙和喀月儿已经来到。范化坐在椅上呵呵呵笑着喊道:“进来吧!”喀月儿一进门便问道:“师傅,子祥呢?”范化看了看喀月儿,笑着说:“你是来看我,还是来找子祥的啊?”只见她脸红了起来说:“都有啦!他呢?”范化说:“他还在睡呢!等一会就起来啦!”喀月儿说:“太阳都出来了!还在睡!我去叫他起来。”范化又说:“他每天都很晚才睡。”喀月儿却说:“不管啦!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休假!有问题问他,还睡!”“子祥!子祥!起床了!”只见她从楼下跑上楼去,范化也只能笑着摇摇头。※※※※※“子祥!子祥!”喀月儿边走边喊,到了向子祥房门口却迟疑了起来,不敢推开房门。心想:万一子祥睡时没有穿……不敢再想下去,只有呆立在门口不知所措。楼下范化和喀拉蒙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无可奈何新闻资讯,两人只好闲聊不去理会。喀月儿在房门口呆立了一会新闻资讯,只好又叫着:“子祥!子祥!”忽然门内出声喊着:“进来吧!门没锁。”喀月儿喜出望外新闻资讯,门一推走了进去。只见向子祥已穿好裤子,坐在床沿靠着床头,上衣没穿,还在恍惚之中,闭着双眼,好似又睡着了一般。喀月儿走了过去,扶着向子祥,喊道:“起床了!”向子祥勉强挣开眼睛,看到喀月儿说道:“是你啊!怎么那么早?”喀月儿扶着向子祥,心儿也怦怦的跳着,在他耳边轻轻叫着:“子祥,你起来啦!子祥!”向子祥看她害羞的样子不觉笑了,精神也清醒许多,说:“哎呀,你害羞也挺漂亮的嘛!哈哈哈!”身体也跟着站了起来,又说:“你这里等我一下,顺便帮我拿件上衣,我盥洗去了。”说着走了出去。喀月儿依言拿了衣架上一件衬衫,将床上被子折好整理一下。坐在床沿看着房内,只见房内整整齐齐,旁边一张书桌也整理的干干净净;书架上的书也放的整齐,在桌上写着一张毛笔字。喀月儿走了过去,只见上面写着:“成就始终皆由心,心之一念万象生,万象终归为一念。”看着又看看墙面上所挂的字,竟然同一笔迹!心想:哇,好难看到男生房间这样干净整齐,而这墙上挂的字竟是自己所写,不禁更钦佩起向子祥……向子祥走进房内,看到喀月儿呆立在书桌旁,手上还拿着自己的上衣,不觉笑了出来说:“怎么发呆啊?我才出去一会,你怎么变得这么安静啊?是不是看到宝啦?”喀月儿惊醒过来,将手中的衣服拿给向子祥问说:“这些都是你写的吗?”向子祥没有回答,穿上衣服说:“月儿,转过头去,我把衣裤穿整齐。”喀月儿“噗嗤!”一声笑出来说:“是!你快穿吧!”转过身去,又说:“你桌上那幅字可以送我吗?”向子祥一边笑着说:“那本来就要送给你的!”喀月儿高兴的转过身来说:“真的是要送给我呀!”向子祥一手捂着喀月儿的眼睛,另一手将皮带整理好。喀月儿却双手握着向子祥的手拉了下来说:“你不是已经穿好了吗?”向子祥却笑着说:“好在我动作快!”喀月儿不管三七二十一高兴得抱着向子祥。向子祥双手抓着喀月儿双肩说:“月儿啊,你怎么像个孩子啊?我们下楼吧!”喀月儿“嗯!”了一声,卷起桌上的字,一手挽着向子祥的手,一起走下楼去。※※※※※还未走下去,喀月儿已迫不急待的叫着:“师傅,哥哥!子祥送我一幅字耶!”喀拉蒙见喀月儿挽着向子祥一付兴高采烈的样子,脱口说道:“你问题解决啦?那么兴奋!”范化坐在椅子上依然不变,也没有说话只是满脸笑容。下来之后,喀月儿把字展开来让范化、喀拉蒙看。喀拉蒙一看,拍手说道:“写的真好,也卖一幅给我吧!”向子祥笑笑不说话。此刻门口又走进一个人,向子祥转头一看,说着:“哦,仪琳哪!你怎么也这么早就起床了?怎么不多睡一会啊?”仪琳笑着回答说:“我想早点来嘛!”看到范化走过去搂着他,叫着:“叔叔!”范化呵呵呵笑着抚摸仪琳的头说:“你来啦!怎么最近还愉快吧?”仪琳说:“谢谢叔叔!”范化继续笑着说:“谢我什么啊?”只见仪琳对着向子祥伸了伸舌头说:“他嘛!”范化又说:“哦,还喜欢吧!满意吗?得多努力哟!否则连跟着都难哦!”仪琳羞的低下头没有说话。此时喀拉蒙看了看喀月儿手中那幅字,却不知其意问着:“子祥,你写的东西太深了!什么意思?”向子祥笑着看看喀拉蒙,转向喀月儿问说:“月儿,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啊?”仪琳此时娇柔的声音却响起道:“月儿姐,你怎么也会有问题问子祥啊?你不是一向聪慧心颖,竟然也会输给人哪!”喀月儿笑着叱声道:“小妮子,那你几时也会伶牙俐齿的消遣我啊?啐!”仪琳掩着嘴吃吃的笑着。喀月儿转向向子祥又说:“是上次见你时,你说的知心法中的另一层,你说:”只要自己运用的能力加强,也能将能量转变成同质能量同化,就能知悉别人不愿说的话。‘那为什么我已经达到那种程度,还是听不到?“喀拉蒙也附声道:“是啊!为什么?”向子祥这时却说:“你们俩现在知道我心里要说什么?”喀月儿马上反应回答:“你现在正在哈哈哈的笑着呢!”向子祥真的哈哈哈的笑出来,又问:“那现在呢?听到什么?”喀拉蒙说:“你说我们的根基还不错嘛!还在笑啦!”向子祥哈哈哈的又问:“那现在呢?”两人却没回答,反而专注精神停了下来,皱眉看着向子祥摇摇头。向子祥停止笑看向范化,哪知范化也笑着摇摇头。向子祥看向仪琳说:“那么她说什么知道吗?”喀月儿嘻嘻的笑着说:“她正怀疑着我们在说什么?现在正惊讶着为什么我们会知道她在想什么!”“现在呢?”向子祥又问。大家都摇摇头,向子祥又说:“好,那大家把能力提高,仔细听她说什么。”向子祥转向仪琳说:“仪琳,你喜欢谁?我想你不太愿意说,可是我们知道!”说完,向子祥突然往后退了一步,马上脸上流出汗来。喀月儿马上疑惑的说:“我好像可以听到,但是好像又有外在的力量将她的话隐藏起来!”范化却哈哈哈的笑起来,看向向子祥,他尴尬的擦着脸上的汗。喀拉蒙和喀月儿反而迷惑的问道:“子祥,你不舒服啊?”向子祥没有正面回答,却说:“其实你们都可以听到,只是有一点要知道!”仪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到向子祥这样,又听到喀月儿和喀拉蒙的问话,不禁担心的拿着手绢帮向子祥擦汗。向子祥却拿过手绢说:“我自己来!”仪琳不解的呆立在原地,范化却哈哈哈的直笑着,笑的咳嗽连连。仪琳又赶忙拍抚着范化的背说:“叔叔,小心点喔!”范化爱怜的摸着仪琳的头,还是继续笑着。向子祥知道范化都知道了, 山西11选5彩票网不理他又继续说:“在两种情况下你们听不到!第一、说话的人不想直接出口,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所以有时也须要问话,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只要脑内想着, 山西11选5官网那你们就能听到。第二、是对方知道你的能力,全力拒绝。也就是说,虽然脑内想着,可是心有戒备不愿让你知道,否则一般虽然不愿让你们知道,以现在的能力你们已经能知道了。另外一种我没有算进去的,那就是拥有同样能力的人;若他的能力比你来的高,那你能知道的就看他是否要让你知道了。“喀月儿笑着说:“我知道了!难怪我们只能听到你的一部份。”向子祥却说:“唉,其实你们已经全知道了,我向来不会想很多,所以没什么可以听的。那最高一层就是没有一项可以隐藏的,任何一种情况下你都能知道,可是好像还没人有这种境界。除了宗教里那些被神话的佛吧!而那种能力,我也只是体会知道,无法成就。”范化听了,突然严肃的说:“子祥,可不可以说给我们听一听?”“你们都知道啦!月儿,把我送给你的字再让大家看看!”向子祥说。喀月儿惊喜的递给范化说:“什么!子祥你……你竟然送我那么珍贵的东西!”向子祥哈哈哈的笑着说:“哪有那么珍贵!写来不值三分钱。”仪琳这时也听懂大家说什么,看着向子祥说:“原来你可以知道别人心中想什么,那我……”向子祥微笑着说:“放心吧!一般能成就这一种能力的人,须心胸坦然、毫无邪念才能。所以别人心中的秘密,我没有经人同意是不会去听的。记得心中秘密不是秘密那就不一定啦!”喀月儿这时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原来刚才仪琳心中说的话是你让它隐藏的啊!那她说的男朋友你知道是谁,是不是?”仪琳这时满脸通红低下头,向子祥却没有回答。范化把看过的字还给月儿,替向子祥解围的说:“子祥,听说你最近调酒技术更高了,是吗?我们来比一比,怎么样啊?”喀拉蒙叫了起来说:“好啊!我们有口福罗!”“这样吧!我先调一杯,你喝过之后也调同样一杯,过关之后,换你调我喝,再同样调一杯。在坐的人作证,直到有人调不出来为止,可不可以啊?”范化说向子祥却说:“这样不太好吧!”范化哈哈的笑说:“没关系!不要怕我难看,我只是要看看我调教出来的人,到底高出我多少。我曾经和一位调酒师比较过,最后在第十一杯酒败在他的手中;后来被要求退出调酒行列,他也不知所踪。但我退出之后,好长一段时间才调出他打败我的那一杯‘悲愤的人’也成就了我调出一杯,与他完全相反的‘兴奋之酒’。等一下这两杯可都会上台面的喔!”月儿这时偎到向子祥身边说:“你一定可以的,我相信!”向子祥笑一笑,没有任何反应,沉思考虑了一下。看了在场的人,只见大家期盼的眼神,仪琳更是欲言又止,向子祥勉强的点点头。※※※※※范化马上调出一杯“金色光辉”。向子祥啜了一口说道:“嗯,好一杯‘梦想’”也调出一杯请大家品尝。仪琳喝过之后说:“吓我一跳!同样的酒我记得叔叔也调过,他叫‘金色光辉’,子祥为什么说是‘梦想’?我以为你会调错呢!”范化却哈哈大笑说:“不错,它也可称‘梦想’。相同的酒,可酒名也多了;像‘宝石’、‘琥珀’啦都是!”向子祥没说话,已端上一杯红色晶莹的酒上来。范化喝了一口,也同样调出一杯,说:“琴巴克”。范化等大家都尝过之后,端上“悲愤的人”。向子祥啜一小口进入口内,那种辛辣加上苦味令人不禁咬住牙根,进入腹内火烫感觉却慢慢成为一股暖流,充斥全身,咬住的牙此时才慢慢松开。向子祥“嗯!”的一声说:“竟然是我的‘怒之酒’!但没有表现怒后心情放松的感觉。”范化一听愣在当下。喀拉蒙、喀月儿一听,马上每人也啜了口想尝尝看。两人咬牙切齿的样子,向子祥忍不住笑了出来说:“怎么,月儿你的表情真可爱呀!”月儿此时才说:“好厉害!好厉害!我真的第一次尝到!”仪琳看大家的模样和说的话,端起杯子也想试一下;向子祥却捉住她的手说:“你不要试!等一下试我另外调的‘怒之酒’,会让你变女神;这杯会让你变成怒目金刚!”仪琳露出欣慰的眼神看向子祥。月儿却不平的说:“子祥,你为什么不让仪琳试试?让她也体会一下,你偏心!”向子祥说:“哎唷!你也会吃醋啊!我一向都认为你活泼正直、毫不做作,散发出来的是那种很难得的率气之美!想不到你醋也挺酸的唷!不过这样也不错啦!你的男朋友会多疼你一些!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呢!你怎么看起来年纪都那么小?是不是喝酒的关系啊?”喀月儿直接反应说:“你管我!”向子祥不觉哈哈笑了起来。范化此时回过神来说:“子祥,这酒……你能调?”向子祥说:“这酒呢,主要基酒是我们的高梁酒,才会有这种感觉,对不对啊?”范化惊讶的说:“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出来,你一尝就知道!唉,你不用调了,只要知道基酒,其它的酒我相信你可以调出来。”向子祥说:“好吧,那喝一下我的‘怒之酒’,看有什么不同。”吧台上向子祥已端上一杯调好的酒。只见透明黄之中带微绿,大家同样啜尝一口,相同的情形。向子祥问道:“怎么样啊?”范化说:“更高于我前面的咬牙,却能让人松口之后舒畅清凉。为什么会这样?”喀月儿此时也开心的说道:“好棒啊!子祥,你好厉害!”喀拉蒙吐了一口气说:“如果当年师傅有你的程度,我看现在应该还在调酒界。”向子祥这时才说:“其实并不是很困难,酒都有它的口感与特性,但是都是人在喝,人若不喝它,那将一无所用。而人的情绪最复杂,喝酒时都有不同的心情,而调酒不见得只是要让酒易于入口,又保持原有风味而已。而应该是让高兴的人喝了,要保持心情;情绪不佳的人,新闻资讯喝了能转变心情才对。而调酒最难的则是在后面的感觉!也因为这样,我的调酒才会多于变化。所以调酒要因人、时、地、物不同,稍作改变!”范化听完说:“好吧,我认输了!我差你太多了,我就知道我没有选错人。”高兴的呵呵呵的笑着。向子祥这时也高兴的说:“好吧,就让我调一杯‘樱花’给各位顺口气吧!它可是日本有名的鸡尾酒喔!“喀月儿高兴的拍手喊着:“好啊,好啊!”又对着喀拉蒙说:“哥,你今天要来陪师傅聊天嘛!对不对?那等一下我要子祥陪我去逛街,好不好?”喀拉蒙反而说:“你怎么会问我?你没有问子祥,人家还不知道愿不愿意呢!”喀月儿却说:“我知道他会的!只是你从以前到现在,我要跟男孩子出去,你都不肯嘛!这次你答应啦!”“你问问人家子祥吧!”喀拉蒙说。喀月儿雀跃的问道:“子祥,可不可以?”向子祥佯装考虑不回答,心里已暗自答应。喀月儿从没有跟自己要求过什么事,而从小就很照顾他;只是她聪明顽皮、活泼美丽,向子祥故意逗她。喀月儿见他的表情不禁急了,到向子祥身旁拉着他的手臂说:“好嘛!我求你!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我又不是桌上的神,可不会有求必应耶!不过这次很灵!”喀月儿期待的脸上展出一贯的笑容说:“你答应啦!”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高兴的拍手说:“好棒啊!”向子祥擦着被亲的脸,怕留下口红;看着她那喜悦的模样,也不禁会心微笑。在旁的仪琳却露出失意的表情。范化看在眼里,把她拉过来摸着头说:“你也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啊!”向子祥也早就看到;仪琳转过头,双目和向子祥目光相接,眼眶稍微红了。哪知向子祥却说:“你一起去啊!你们不也有伴,对不对啊?月儿!”喀月儿依然高兴的说:“对啊,对啊!我要买礼物,你可以帮我看看!”仪琳也开心的笑了,对着范化撒娇说:“叔叔……”范化露出微笑说:“去吧,去吧!”大家喝完‘樱花’,向子祥又进入吧台,用托盘端出四杯调酒,放在客厅桌上。对范化和喀拉蒙说:“我知道你们有许多话要谈,特别调了两种酒让你们品尝,你们看看知不知道是如何调的。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他们出门之后;范化端起一杯淡绿色,透着一股淡淡水果香气的酒喝了一口,发觉芳香润口,而冰块的清凉更使他舒畅!不自觉喊道:“好酒!”喀拉蒙见范化如此赞赏,也同样喝了一口,竟然叹了口气说:“师傅,子祥他的调酒技术实在已经是出神入化了!”范化满意的说:“他实在是……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他,天资极高、富正义感,但心地过于善良,真怕他吃亏!他已经青出于蓝啦!更甚于我实在太多。”喀拉蒙接着说:“可惜他的机运极差,身旁小人不断,只能靠他自己,我们要帮他也无能为力。”范化却哈哈的笑了起来说:“你说得没错!可是事有两面,物有两极。他的运只有女人能帮他,可是以他的个性,连亲人都不会占便宜的人,更何况是女人!看他自己罗!“喀拉蒙此时点头沉思了一会又说:“师傅,你怎么遇到他的呢?而且能看到他的潜能?”范化目光看向远方,回想了一下说:“其实那也是一个机缘吧!你还记得我俩个孩子,他们母亲为了他们更有成就,送出国外念书吧?”喀拉蒙点点头说:“记得!那应该是十四年以前啦!”范化“嗯!”了一声说:“隔年我那老伴病危,两个孩子竟然都没有回来,我独自处理。”“是啊!那时您的情绪真令人担心,我和月儿一步都不敢离开您呢!”范化笑笑说:“真谢谢你们俩陪我渡过那段我一生最难过的日子!”“师傅,您待我们像亲生子女一样,这样说我们就不知怎么办啦!”两人不禁安慰的笑了起来。范化又继续说:“那时我处理完所有事之后,我不是告诉你们我要四处散散心吗?”喀拉蒙说:“是啊!那时看您能有那样的想法,也都为您庆幸,知道您一定会没事。”“是的!”范化又说,“我到处走到处看,其实是心有所感,知道我将遇到一个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。那一次也是我旅程的最后一个地方,那是南台湾一个小城镇;在那有一间有名古老的庙宇,正好是百年来庙宇重开庙门,举办庙会的”紫竹寺“。我感受到那里将会有一番景色,所以提前了一天去到那儿。碰到了一个孩子,身上充满了世上给予他许多磨练的磁场,他却还能处之泰然,那种无奈之中透出坚忍强大意志力的能量,牵引着我在那儿待了三天,才和子祥相遇,造成了这段机缘。后来又因为许多事务需要我去结束掉,才又托你兄妹俩去照顾他,而真正的磨练现在才开始,我却已无能力帮他了……哦,那时你几岁啊?“喀拉蒙说:“三十啦,现在都……哈哈哈!”两人笑着,一边感叹着岁月的无情。两人继续喝着酒,但是总是不清楚是什么酒调制,喀拉蒙不相信又好奇的对着范化说:“师傅,我们干脆到吧台内看看,可能会知道他用什么酒。”范化不禁拍手道:“对啊!”咻!一声站了起来,哪里知道身体已经有着微醺,两人扶着进入吧台,看到里面竟然有着一瓶竹叶青,两人对视笑着。范化说:“我真不知道竹叶青也能做基酒!这小子真不简单!哈哈哈哈!”两人满意的笑着。笑罢,范化说:“这样也好,我可以提早离开去看看我的孩子,到底是在国外做些什么,真是两个不孝子!也好了我心愿。唉!”范化又叹了口气。喀拉蒙这时却问道:“师傅,您去看他们,又顺便走走散散心蛮好的,有什么好叹气啊?”范化又说:“你不知道吗?你师母过世前要求我把财产分给他俩,只留下这栋房子和一些生活费做为我的养老金,否则怎会十几年来只回来看我两次?而我也实在不想年老奔波去看他们,这也是我老伴最后遗言,希望我有时间去看看他们;而我也一直气愤着没有行动,最近想着清静一下,只好把这最后没完成的心愿了一了。所以不得已才……”喀拉蒙“哦!”了一声,安慰着说:“没关系啦!当作旅游嘛!出去玩玩几个月就回来,不碍事的,对不对?”范化点点头,又叹了口气说:“唉,也对,我不在一切只好先暂时交给子祥啦!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硬是陪着月儿、仪琳两人逛街。实际上不如说是购物还差不多,还得兼做顾问。不过向子祥还是很开心,因为……“子祥,你看我穿这件衣服怎样,好看吗?”月儿问着。向子祥回头一看,“噗嗤!”的一声笑了出来,一边说:“不错,好像猴子!”月儿一听不自觉“啊!”好大声,旁边的人一起转头,将目光投了过来。月儿掩着口,小声偎到向子祥身旁说:“你说什么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没有啦!我是说那是猴子穿的衣服你也能穿,可见得你有多苗条,身材多好!”月儿说:“你……不买了!”向子祥嘻嘻哈哈在那笑着,仪琳也跟着笑的眼泪都流出来。仪琳对着月儿说:“他骗你的!”向子祥还在笑,但也只好说:“月儿,对不起!等一下我帮你选一件,保证像老鼠……没有!一定好看,怎样别生气!”月儿嘟着嘴说:“你说的?”向子祥点点头。这会又换仪琳试穿着鞋子。向子祥和月儿在旁边看着,向子祥又说:“仪琳,你对你的身高是不是不满意?”仪琳不解的回答着:“为什么?”向子祥又说:“那为什么要踩高跷?你穿那双鞋我看至少十公分高!”仪琳终于听懂了,白了向子祥一眼,说:“这是高跟鞋!”月儿也在旁边笑的捧着肚子,说:“子祥,你不要老是故意整人好不好?”向子祥故意一本正经的说:“是!下次不会。不过仪琳,你脱鞋不穿鞋也很美嘛!你看你那白嫩的双足,又不像船,大小适中,对不对?”月儿笑的更是上气接不上下气,仪琳也气的转头要走,向子祥只好拉着她说:“好啦,好啦,不闹了啦!我帮你选一双!”还真的认真的选了一双给仪琳,连在一旁的月儿都觉得向子祥的眼光实在不错!就这样玩闹,月儿和仪琳也帮他挑选了一套衣服,月儿甚至偷偷的为向子祥买了一只腕表。向子祥极力婉拒,却在她们俩落寞的神色下无奈接受,才令得她俩展开笑容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和里森在吧台内,看着酒吧外的街景,华灯初上,一边整理刚忙完调酒的器具。一位身穿t恤,形态斯文俊俏的男子走到吧台,向子祥亲切的招呼请坐,只见他极不自然的说:“我想找方宜婷。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她正服务客人,你在这里坐一下,她马上就过来了。”他诺诺的“嗯!”了一声。向子祥清洗好,宜婷还未忙完,只见他呆呆的坐在那。向子祥开口问:“你会不会喝酒?”只见他摇摇头,向子祥仔细的看一番,也知道他正思索着要和宜婷说的话,心里不断的在修整。向子祥露出微笑,调了一杯“香堤”端了上来说:“来,喝一杯吧!”他心里想着:我不太会喝酒,喝了万一……不晓得多少钱……向子祥暗自笑着说:“放心啦!不收钱的,我请。宜婷的男朋友,对吧?这酒精很薄的,比一般的啤酒薄一些,喝喝看吧!”他不好意思的看着向子祥,说了声“谢谢!”此时宜婷走了过来,仪琳也忙完。向子祥叫着:“宜婷,你男朋友来探班,你稍为休息一下,仪琳帮你!”仪琳看了那男子一眼,笑咪咪的说:“是啊,是啊!”只见宜婷白了向子祥和仪琳一眼说:“你俩还真会欺负我!他又不是我男朋友!”向子祥呵呵呵“哦!”了一声。此刻又进来了四、五位客人,明秀赶紧迎了上去,只见带头的一位客人向向子祥打招呼:“年轻人,我来了!”向明秀挥挥手说:“我们要坐吧台,可以吧?”明秀鞠躬说:“可以的,请!”他们一窝蜂的坐上吧台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想起他原来是坐在吧台上,自己把白兰地做成“尼古拉斯加”让他喝的客人。亲切的说:“下班了吗?好久不见!”看到他们几人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应该是同事。只见那人又说:“是啊!这段时间出国考察都没时间过来,昨天回来,好想念你的酒!所以今天和几位同好一起来捧你的场,要麻烦你啦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您太客气了。对了,还未请教您怎么称呼呢!”那人也笑嘻嘻的说:“喔,我姓卓。”旁边一起来的人接着说:“他是我们卓董。”向子祥一听,说:“卓董啊,您是做什么的呢?”“国外贸易。”旁边的人帮着他回答。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又继续说:“那请问你们今天想要喝些什么呢?”卓董就说:“今天大家都要来尝一下,你上次让我喝的白兰地,可以吗?他们每一个人酒量可都很好哦!”向子祥一边倒着酒,他们也一边自我介绍。原来大家都同在卓董开的一家公司,职位可也不低!其中一位张先生跟向子祥聊着:“你倒的这杯酒可有名字啊?”向子祥说:“有啊!这其实在其他的酒吧也能喝到的,它叫‘尼古拉斯加’”向子祥顺便将酒递上。此时另外三位好像在商量一件事,其中一位说:“年轻人,你这杯酒不稀奇,今天我们想要不同的白兰地,而且要不同色,调的酒不可超过两种,可以吗?如果你能调出来,我一杯付十杯酒钱;若调不出来,那你调酒师的位子我将会找一位过来顶替,怎么样敢不敢赌?不敢的话,我们就走,所说的话将不算数。”向子祥微笑着说:“我可否知道您的大名?您来此应该是喝酒解闷,何必如此?”那人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:“本来应该是如此,可是我侄儿乔伊却跟我说你技术超群,我倒想看看你是否真如他所说,连他都输给你!至于我嘛,大家都称呼我j·b”这时卓董开口道:“j·b不要这样!今天大家是来愉快一下的。”其他人见他浓厚敌意,也附和卓董的话说:“是嘛,不要这样!”只见j·b此时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好吧,那我先走啦!”向子祥见状知道这事早晚都不可避免,而且也不愿连累仪琳,再怎么样也和自己有关。于是说:“j·b先生您稍坐,我答应你!您不用生气可好?”这时仪琳也知道此事,在向子祥旁边拉着他说:“子祥,让他走好不好?你不要……”里森也想看看自己所学的师傅到底深藏多少,所以站在一旁却不发一言;向子祥这时又看到宜婷和她的男友因吧台这里发生的事,宜婷急于过来却好像正在争吵着。向子祥说道:“j·b先生,您先息息火,把这杯酒喝完,我一定帮您调!您慢用,稍待一会可以吗?“j·b嘿嘿了一下说:“那好!我就先喝完这杯顺口酒,你就先准备一下吧!”向子祥点了一下头说:“谢谢!”走向宜婷。只听到她说:“他就是!所以我俩不可能!”宜婷见向子祥走过去,马上拉着向子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对着那男孩说:“你相信了吧?”向子祥一头雾水说:“你们俩有什么问题啊?”那男孩说了一声“对不起!”便离开酒吧。向子祥反问:“宜婷,你们俩位情人在干什么?吵嘴啦?”宜婷还紧紧抱着向子祥的手说:“没什么!已经解决了,我工作到明天就开始休假一个礼拜回日本去,我跟仪琳说好了。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没事就好,那我回吧台罗!”向子祥进入吧台,见j·b先生也已经喝完一杯酒了,于是说了一声“对不起!”j·b先生这时又说:“那请再给我们每人一杯酒,要不同颜色!”卓董和张先生却说:“我们还是一样要‘尼古拉斯加’。”j·b先生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:“好吧,那就三杯吧!”向子祥应了一声“是!”里森走过来要帮忙,向子祥说:“里森,谢谢你!他们要我调,你在旁边帮我准备器具就好。”不一会向子祥先端上三杯酒,一杯金褐色给j·b先生;另外两人一人鲜红色,一人橙黄色;另外又端上两杯黑色给了卓董和张先生。卓董睁大眼睛说:“这也是白兰地吗?”向子祥微笑着说:“这杯‘黑色梦幻’”是特别为您俩所调,请您试试。“j·b此时又说:“嗯,你为我所调这杯为‘b&b’我知道,那请问那两杯可否解释一下?”向子祥回答:“一杯为‘讥讽者’,一杯为‘杰克玫瑰缺憾’。”j·b则点头道:“嗯,果然!那卓董那杯‘黑色梦幻’我好像不曾听过,是不是也给我一杯尝尝?”向子祥又说:“这一杯是我所调制,所以您没听过,但也符合您的要求。”卓董喝过竟然也拍手说道:“真不错!那浓郁的香味是什么?”向子祥哈哈笑着回答说:“怎么,卓董合您味口吗?”卓董猛点头说:“太好了!告诉我怎么调?”“它多调了一样黑咖啡,若要更顺口可多加一匙糖,不过会带点甜味。”向子祥回答。j·b先生这时终于展开笑容,亲切的说:“年轻人,有你的!刚才多冒犯不要介意!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不会,希望往后多指教!”j·b先生这时更是哈哈笑出来说:“好!好!你生意会更好,我那些朋友我会让他们来……哈哈哈!来捧你的场。我现在告诉你我的名字,和你做个朋友,我就是郑宏。”里森此时竟然张大口,仪琳也叫了出来说:“您是名调酒师郑宏!”只见郑宏(此时j·b改叫郑宏)此时又说:“我已不调酒了,不过我现在是国内调酒协会顾问兼理事长。”向子祥此时只有说着:“谢谢!”郑宏拿出一张金色名片递给向子祥道:“年轻人,你叫什么名字?你真不错!谦卑有礼、技术了得,以后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,随时来找我!“向子祥接过名片,发觉竟是一张纯金名片,却呆立当场说:“这张名片太贵重了!”卓董此时哈哈笑着说:“年轻人,收起来吧!这张名片目前连你这张也才发出三张呢!赶快报上姓名,让我们认识一下吧!”向子祥此刻也会紧张的说:“我叫做向……向子祥。”大家也哈哈哈笑成一团,其中一人走到门口前击下“请鼓”。请鼓一响,酒吧内掌声不断。仪琳也高兴的向这五位客人鞠躬说:“不好意思!我们酒吧请客吧!”郑宏却笑着说:“不行!请鼓是我们所击,客当然我们请。现在客人所喝的都由我们付!怎么能让你们亏本!”仪琳更是高兴的抱着向子祥说:“你好棒!”向子祥轻轻推开说:“不知您们五位可甚得了酒量?我为各位再奉上一杯‘摩哈白兰地’,保证清凉爽口!”卓董更是喜悦的说:“今夜真愉快啊!”其他四人也都高兴的说:“没问题!”“摩哈白兰地”就在此夜诞生,仪琳更把这一杯牢记,因为它就是摩哈酒吧!※※※※※黑夜之中带梦幻,魔幻调酒笑哈哈。

  新浪港股讯 4月22日消息,拼多多认购国美2亿美元债,若转股将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,而这也被市场解读为国美为黄光裕出狱提前做好准备。国美系今天再度异动拉升,国美通讯直接封涨停,连涨3天,3天更是两板。此外,中关村一度拉升涨至8.88%,目前收窄至5%。

最近发表在“行为档案”上的两项研究发现,人们今天的生活比十年前要少,异恋女的高潮比其他任何人都少。

,,棋牌游戏网站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9:3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