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五章螺丝钻(5/19)

向子祥被电话铃声吵醒,看看时间才十点,不过既然已经醒了,正好清洗!范化见向子祥起床,打趣的说:“子祥,今天怎么提早一小时起床?有约会喔!”向子祥笑了笑说:“胡扯!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,只好起来啦!”范化笑了出来说:“还胡扯?还真是心有灵犀呢!你知道那通电话可也是找你的呢!不过我告诉她十一点过再打过来,因为你还未起床,怎么知道你已经起床了!”向子祥怀疑的说:“找我?是谁啊?”范化笑嘻嘻的说:“来了不就知道啦!”向子祥又问:“要来这里啊?你不是说十一点过后再打过来吗?”范化接着说:“是啊,可是她说直接来找你罗!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。范化又说:“子祥,可能这几天准备一下,我就离开这里到加拿大去看看我的孩子,这里就交给你啦!”向子祥一听,愣了一下说:“这么快!去多久?我和仪琳去送你吧!她有车。”范化呵呵笑着拍向子祥肩头说:“不用麻烦了,我过去没有预定行程,随心所愿,你是知道的。快则十天,慢嘛……”向子祥回答:“你要自己保重!不要想太多,放松心情当作去旅游,不习惯就回来。虽然你一直都不愿意让我叫你师傅,但是我一直当你是。”范化掩饰着心中伤感,哈哈哈的笑着说:“放心,没问题的!”口中喃喃念着向子祥送给喀月儿的字:“成就始终皆由心,心之一念万象生……”※※※※※不一会仪琳和宜婷两人,手上各提了一大包东西到来。仪琳喊了一声:“叔叔,我们为你俩准备午餐来了。”向子祥见她俩一起来,不由得心神一动的问道:“之前是不是你们打电话过来的?”宜婷回答:“是啊!我要回日本想请你帮忙选些礼物。”仪琳接着说:“是啊!是啊!而且要你教宜婷调杯酒饮料,让她可以回去逗她母亲高兴一下罗!”范化推了推向子祥说:“小子,怎么样啊?你可真受人敬重啊!”说完哈哈笑起来。向子祥真不知该说些什么,瞪大两只眼睛看了她们俩一眼说:“你们俩个把我当百科全书啊?连选个礼物都找我!想到买东西逛街,你们俩起得可真早啊!你俩去就好啦!调酒啊,勉强啦!但是也要让我思考一下啊!说要就要,你俩是测验官哪?我好怕啊!“宜婷羞愧的低下头说:“对不起嘛!”仪琳也喃喃的说:“人家才找你帮一下忙,你就可以念一大串,真厉害!可以出国比赛罗!”范化只是在旁边一边听一边笑。向子祥见她俩人好像做错事的孩子,于心不忍又说:“唉,好啦!宜婷你妈妈应该不太会喝酒,对吧?我知道了啦!这里少了一样材料酒,等一下去酒吧再教你,可不可以呀?”两人一听高兴的异口同声说:“好呀!”“你这么快就想好啦!”仪琳说。向子祥又说:“宜婷,你的礼物呢就请仪琳陪你去买吧!我对这一点也不会。”宜婷只好点点头说:“没关系!那我们吃东西吧!”四人一起有说有笑吃过午餐后,仪琳、宜婷便出门去了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和范化各端了一杯茶在客厅坐着。范化首先开口说:“十多年了!子祥,我有一个对头当年被人收买来对付我,让我从此退出调酒师的行列;你往后可能会碰到,希望你能胜过他,否则你……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着说:“范化,你太多心了!时间都已经过了那么久,会来早就出现了;何况世界这么大,他都不晓得藏到哪去了,是不是?”范化担心的说:“说的也是,最好是这样!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、里森、明秀三人已经将东西都整理准备好,等着营业;却还不见仪琳、宜婷两人。向子祥和里森两人正聊着,里森突然间问道:“师傅,你看我现在调酒技术怎么样,可以吗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当然可以!不过你要多尝试、稍作变化。你最大的缺点呢,就是每一种酒都硬生生的记着,靠着量器。要练习手一动就变成量器般的准确,要敢尝试新的调酒,这样变化才能灵活,不会变成公式化的东西。因为人是活的,每一个人的口感不尽相同,同一杯酒每人口感、喜好都不同,对不对啊?”里森高兴的说:“师傅,我懂了!以前都没有人这样教我,我真得懂了!”这时看到仪琳、宜婷匆匆忙忙拿了一堆东西进来,向子祥打趣的说:“你们有没有顺便买我们的礼物啊?”仪琳白了向子祥一眼说:“你当我们是圣诞老公公啊?发圣诞礼物啊!”向子祥马上回口说:“哎唷,学得挻快的嘛!一下子就全还我啦!慢慢来还没有客人来,不要等一下摔倒就让人心疼啦!”仪琳此时说:“这还差不多,懂得体贴人!”向子祥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我是说东西啦!”仪琳皱起眉头说:“你……”走过去打向子祥。却被向子祥捉着手说:“用说的不行,就使用暴力唷!”大家哈哈的笑着。仪琳轻轻抽回被向子祥捉着的手,向子祥看着仪琳、宜婷说:“跟你们开玩笑的啦!”两人也被逗的笑了起来。向子祥又问道:“宜婷,你回去带那么多,方便吗?”宜婷红着脸说:“没有啦!有些不是要拿回去的。”一会儿的工夫也已经有客人上门,俩人赶紧将东西拿进休息室。里森抢着说:“师傅,今天就让我调,好不好?”向子祥微笑着点点头说:“好啊!有问题再问我。”向子祥站在一旁看着,吧台上也坐上了三、四人,都由里森招呼着。仪琳、宜婷这时也从休息室出来,到了向子祥身边。向子祥趁着空闲没客人的时间,对宜婷说:“宜婷,来吧!我教你调制一杯1983年全美鸡尾酒大赛优胜的作品,这一杯饮料相当不错,而且回日本买材料也相当容易。它主要的基酒是产于日本,而且调制后会充满水果芳香的冰凉冷饮,你母亲应该会喜欢!它需要金色兰姆酒、哈蜜瓜甜酒、凤梨汁、椰奶、莱姆汁、莱姆片。调制的方法呢……”向子祥一边解说,宜婷一边调制,而仪琳也好奇的在旁观看着。这时吧台上一位客人好像与里森起了争执,向子祥走过去问着里森:“里森,什么问题吗?”里森解释着说:“这一位客人点了一杯‘螺丝钻’,我调了这一杯,他却说这不是他要的‘螺丝钻’,我尝了觉得并没有调错,可是这一位先生硬说不对!师傅,你尝尝吧!”向子祥看了看,又用调酒匙尝了一下。仔细的打量一下坐在吧台的客人:见他削瘦的脸庞往后梳着一头整齐的头发,尖挺的鼻子,薄薄的双唇,两眼炯炯有神却有着高傲不屑的意味,皮肤白皙一看即知是外国人,身穿一件暗红色丝质的衬衣,放在吧台上的双手手指修长干净,年约四十,坐在吧台上比一般人稍为高出半个头走势图分析,想必身材也比一般人高走势图分析,手上还带着一只昂贵的劳力士手表。向子祥心想:碰上一位有地位且难缠的客人……只见他“哼!”了一声走势图分析,竟然用国语说:“原来你们酒吧只有这份功力,这样也想立足?”向子祥微笑着没有回答。里森却对着这位客人说:“先生,您觉得我这杯‘螺丝钻’不够标准,那我再为您调一杯怎么样?”那客人面无表情的说:“很好,反正这杯酒我连喝都没有喝。”向子祥知道已经碰上行家,只看了酒连尝都未尝就已经退货,他重新准备调酒,里森想说话却被制止。向子祥重新洗过调酒匙,将“螺丝钻”中的新鲜莱姆汁换成粉红色浓缩莱姆汁,将酒端上说:“先生,您可以尝一下。”那客人见向子祥端出的“螺丝钻”,双眼泛出光采说:“嗯,不用试!这一杯酒我接受!刚才那一杯,如果是针对现在一般客人应该合格;若是想要甜些,应再加一匙糖或是杯口枺上糖粉。小兄弟,我这样说对吗?”向子祥依然微笑的点点头。那客人又说:“小兄弟,我今天想喝两杯;另一杯想要辛辣些,你可以调的出来吗?”向子祥同样微笑着说:“可以!”那客人满意的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,冷静潇洒的一饮而尽。向子祥又端上一杯,看来和刚才那一杯没有什么差异,客人同样的一饮而尽;露出微笑却皱起眉头,两眼直视着向子祥,见他神情自若,脸上依然带着微笑不为撼动的那份气势,终于让那客人敛起锐利的眼光说:“小兄弟,你可还能调出其它的‘螺丝钻’?”向子祥不卑的说:“只要您愿意再尝……”那客人直接起身,从身上掏出一叠钱放在吧台上说:“一星期后我会再来,剩下的钱赏给你调酒师。”临走时,向子祥利用知心能法,听到那客人内心所说:“终于碰上对手!这位年轻调酒师真令人惊讶!”向子祥目送这位客人离去,仪琳旋身走出吧台送走这位客人,回来向子祥将客人所拿的钱递给仪琳。仪琳算算手中的钱,竟然脱口说:“哇!喝两杯酒竟然付了一万元,好大的手笔!子祥,你赚多了!要请我们喔!”向子祥还沉浸在那客人心中所说的话,没有听到仪琳说的话。直到仪琳走到身旁握着他的手,他才突然惊觉的说:“怎么啦?”仪琳将客人给的赏钱塞给向子祥,温柔的说:“你才怎么啦?呆在那好像失魂了,真令人担心!是不是有麻烦了?”向子祥笑着摇摇头,又把钱拿给仪琳。仪琳将它推回去说:“不管啦!请我们大家吃宵夜!”向子祥宁愿把钱退回去,可是仪琳那种看他的眼神,他只有无奈收起钱点了点头。宜婷此时端出刚才调好的饮料,让大家尝尝,特别端了一杯给向子祥说:“不要担心!喝杯我的特调,轻松一下!”向子祥看了宜婷一下,露出了一贯的笑容说:“哎唷,不错耶!挺贴心的,你男朋友有福了!”宜婷反而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男朋友从昨天开始暂时是你啦!还要笑我!”里森这时也走过来,憋了好久加上有客人,忙着说:“师傅,我刚才调的酒是不是真的错了?”向子祥拍了里森的肩头说:“没错!不过真正的‘螺丝钻’以前是不用新鲜莱姆汁的。莱姆的刺激味较强,会喝这杯酒的人不见得喜欢,所以要调浓缩莱姆汁。”里森“哦!”了一声,又问:“那你刚刚又调得第二杯跟第一杯看起来都一样,为什么……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又说:“都一样?那你肯定没看到我又多调了些什么,对不对?”里森反问说:“有吗?我怎么没看见?”向子祥哈哈哈笑着说:“我多加了些苦艾酒,它会变的更辛辣一些,那……哦!你们可知道它为什么称为‘螺丝钻’啊?“大家都摇摇头。宜婷此时却说:“我知道!”大家目光都转向宜婷,她反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。向子祥则说:“来,你说说看。说对了,请你吃一餐!”宜婷不禁睁大眼睛说:“真的?不许骗我!等我日本回来请哦!”向子祥笑着点点头说:“放心啦!怕我黄牛,你变红牛!”此时却听到明秀大叫一声,大家吓了一跳,连吧台的客人也看着明秀,看发生了什么事?只见她连忙鞠躬向大家说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喝东西不小心倒在身上啦!”里森这时又说:“你又发神经啦!被你喊的大家都神经衰弱,好险没带你回家让我爸……”里森忽然警觉住口,可是向子祥、宜婷、仪琳目光早就投注在他的身上,大家都露着一丝神秘的微笑。里森却不好意思的说:“你们不要这样看我嘛!反正你们都知道了!”向子祥更是哈哈哈的笑出来说:“好嘛!好嘛!反正你们都知道了,又没什么了不起…”学着里森的语气,大家更是笑成一团。向子祥又帮着里森解围说:“好啦!好啦!宜婷,你想赚我一餐还不快说?连在座的客人也等着你解答呢!各位,对不对啊?“只见在座的客人都直直盯着这位美丽姑娘说:“是啊!我们都想知道呢!”宜婷说:“因为这一杯酒喝下去之后,刺激的像锥子钻喉一般,好似木工所用的螺丝钻一样,所以才得到这样的酒名,是吧?”向子祥点点头,开心笑着说:“嗯,有学问!我看我这顿省不了啦!宜婷,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因为我不晓得在哪本书上曾看过,我忘了!不过却记得这内容。”宜婷说。※※※※※又是一个周末,范化也已经离开,算算时间应该也到了加拿大。向子祥一边漫步走向酒吧,一边心里想着,不觉一阵阵孤寂浮上心头,而自己仍然一事无成,深深叹了一口气。一个月后,日本鸡尾酒饮料大赛即将举行,暗暗的盘算着自己的金钱,想去看看;如果赢得优胜,便可进军亚洲甚而进入国际调酒比赛,可惜自己没兴趣比赛,只是想出外见识一下……向子祥不敢再想,终归只是一个梦想。※※※※※今天郑宏来到酒吧,又多带了两位年轻女子。里森正招呼这两位女子,向子祥则和郑宏打招呼说:“郑先生,您下班了,明天休假了吧?”郑宏微微笑着说:“哪里能如此如意!还得到协会看看呢!”“那您今天想喝什么?”向子祥问。“我还是喝‘尼古拉斯加’吧!”郑宏说。里森也问两位女子要喝些什么,郑宏却帮着回答:“我那两位侄女就麻烦给她们果汁吧!”其中一位女子却说:“叔叔,我不要果汁,我也要酒!”郑宏却说:“可是女孩子……”那位女子却抢着说:“人家心情不好嘛!”向子祥见到他们有些意见,湖北快3反而插口说:“郑先生, 湖北快3走势图没关系!她们想喝酒, 湖北快3开奖网你就随她们吧!我们可以调的淡些容易入口的。”郑宏也只好点点头说:“好吧!”哪知其中的那位女子反而问道:“你就是我叔叔说调酒技术一流的调酒师向子祥吧?你知道我喜欢喝什么酒吗?”向子祥摇摇头说:“我正要问呢!不知小姐芳名, 湖北快3开奖网站如何称呼?”“我叫安琪”那女子回答。“那请问安琪小姐喜欢什么酒?想喝什么酒?”向子祥问。安琪反而在那“嗯!”嗯了半天,郑宏在一旁看着,正想看看向子祥怎么应付这位口不饶人的侄女,哪里知道她反而被问的嗯嗯啊啊,忍不住一旁偷偷的笑起来。安琪不得已回答:“我什么都喜欢!你……你先调一杯让我们试试看。”向子祥嘻嘻笑出来,只见安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旁边坐着的女子拉了她一下。向子祥说:“你们不怕这一杯调出来太过浓烈,你们一喝就醉了?”坐着的女子却说:“那你技术一流就名不符实啦!对第一次来的客人,不知他酒量就调出浓烈的酒来。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姑娘说的极是,不过以你们目前的情绪反应,就不能说它错!”那女孩沉思了一会说:“对不起!我叫薇琪,想听听你的解释。为什么?”安琪又在旁边接着说:“如果你不能解释,那这杯酒你就免费请我们喝啦!”向子祥看了看郑宏,哪知道他笑着不语,当作不知道刚才的对话。向子祥更加放心了说:“当人的心情不佳或是极差的时候,人的味觉都会变的较迟顿;而想喝酒时,只有两种情形的酒会让他转变心情。一种清凉喝下后身体舒畅,让他情绪因身体感受而改变;另一种极浓烈让味觉能感受,而瞬间受到震撼;加上是浓烈的酒,酒精成份一般都较高,喝下之后人的微醺,也会使人的情绪因迟顿而稍作改变。但是使用这种方法须要有酒量的人,一般人或不曾喝酒的人可能会醉产生反效果。这就看调酒师怎么衡量喝酒的人,所以你也不能全怪罪调酒师吧?但是到目前为止,我也大约可以知道这位安琪小姐的酒量,因为当我问她想喝什么酒、喜欢什么酒时,她的回答竟是那样!请问安琪小姐,你是不是不太常喝酒,甚至喝的大概都是鸡尾酒,可对啊?“薇琪说:“她那样回答没什么不对啊!怎么肯定她不会喝酒?你可解释一下吗?”郑宏呵呵笑着说:“真是聪明啊!”向子祥对郑宏笑了笑,继续说:“因为会说什么酒都喜欢的只有两种人。一种是很会喝酒的人,但不见得喜欢每一种酒;另一种就是不会喝酒,也未尝过太多种纯酒的人,因为他根本不知酒的滋味,因此既然要喝,当然就都可以、都喜欢啦!那会喝酒的一般都有较习惯的酒,而一天第一杯酒既可选择,当然选自己习惯又喜爱的酒!更何况哪一个人可以说酒量好到不限定任何一种酒,只有……呵呵呵!“安琪这时又想说话,却被薇琪拉住说:“好厉害的调酒师!那我们要喝什么才适合呢?”“你们喝过啤酒吧?”向子祥问。薇琪回答:“是啊!可是我们不想……”向子祥接着说:“没有要你们喝啤酒,那白兰地怎样?”安琪这时才说:“不会喝一杯就醉吧?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着说:“不会!但是喝多就会。里森,就帮两位小姐调一杯‘摩哈’吧!”里森这时除了应一声“是!”以外,还对着安琪、薇琪说:“知道我师傅的厉害了吧!”她俩人看了向子祥一下说:“是啊!难怪叔叔这么推崇他,而且是第一次见面呢!”郑宏哈哈哈的笑着。没多久卓董也来了,一边喝着酒一边跟向子祥聊着。※※※※※假日清晨,向子祥拿着竹扫把清扫着庭院,也顺便将长的杂草一并清除。整理完坐在石椅上让清凉的晨风吹在脸上,看着天空总觉得好蓝!好久没有那么清闲,望着天听听鸟叫声,旁边树叶随风吹动,也簌簌作响构成了一幅悠游的画面。突然间向子祥想着:宜婷也快回来,算算日子应该是明后两天吧?不知对于自己所下的决定是什么……唉,向子祥叹了一口气摇摇头,笑着站起身来,自言自语的自我解嘲说:“怎么会去想起别人的事,真无聊!”慢慢走进屋内。※※※※※三天很快的过去,宜婷还没有出现,向子祥心里正纳闷着:宜婷超过预定的时间没有回来,难道她的决定已经有所改变……想到这里,又自我嘲笑着:为什么会想着她……向子祥努力思索着,终于找到了一个答案。原来对于一个月后的日本调酒大赛,想去看看的心情依然无法割舍;虽然经济不许可却也没有放弃,正努力希望着,可以的话想请宜婷做向导带领着自己。向子祥不禁对自己的自私、势利,感觉万分羞愧!向子祥更思考着希望从心底深处,能找出是为了朋友之间的关心而思念宜婷;哪里知道心里的思绪却杂乱无比!难道还有其它因素?向子祥停止了这一个问题,因为他已经又看到上次来指名喝“螺丝钻”的客人。今天他穿了一套黑色西装,从大门来到吧台,依旧冷傲犀利,坐上吧台,双手微握放上台面说:“‘螺丝钻’一杯,要和上次喝的不同。”向子祥保持贯有笑容,客气的对这位客人说:“先生,您好像对‘螺丝钻’情有独钟,而且出手大方,令我不知所措!”那人轻哼一声说:“希望你的‘螺丝钻’能令人满意,否则你这招牌可能难以支撑太久。”向子祥很快端上一杯“螺丝钻”,推至客人的面前,等待着他品尝后的反应。只见他端起杯子轻啜了一口,闭上眼睛而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,说:“嗯,不错!‘伏特加螺丝钻’,还可以调出什么样的呢?”向子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笑着说:“可以,您稍等一下。”随即转头和里森暗暗的说了一句话,里森笑着走进休息室。仪琳看见这位神秘的客人,把其他客人交待明秀招呼,走进吧台说:“子祥,需要我帮你吗?”向子祥笑着摇摇头说:“不用!你等一下帮忙里森,其他客人就由你们调酒吧!”仪琳“哦!”了一声,此时里森走进吧台将手上二瓶白色玻璃瓶递给向子祥,不知里面装着什么酒;向子祥接过之后,开始调酒。里森、仪婷两人一边忙着,也一边关心的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随即又端上一杯白色中透着鹅黄色的酒,好漂亮!加上金黄色灯光照射摇晃带着星光点点,让人跃跃欲试。客人同样轻啜一口,眼中流露一丝异采一闪即灭,冷静潇洒又是仰头饮尽,走势图分析用纸巾轻拭了一下嘴角,说:“这杯应该是国产酒所调制的,对吧?又不太像米酒……这是你在何处所学的?”向子祥面露微笑的说:“这是我自己调制的,不知是否合您味口?”客人点点头,说:“它是什么酒所调?”向子祥立即回答:“竹叶青”客人一愣说:“不错!‘竹叶青螺丝钻’,第一次品尝。”说完,从西装上衣口袋掏出一叠的钱,放在吧台上说:“你还能再调制另一杯吗?如果可以的话,这些钱就买你那一杯,但是它须是第一次调出来的。如果不行也就算了,我一般喝酒不超过三杯。”向子祥心里想着:他不是一般喝酒的人;所有特性看来,应该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调酒师,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,难道只是巧合吗?利用知心能法也听不到任何话,可见他心中并无任何意念,只是来喝酒而已……向子祥收敛起心念,说道:“您不用这样,我会承受不起。”那客人斜眼看了一眼说:“你嫌三万元太少,不足以喝上第一杯出世的调酒吗?”向子祥马上接口说:“不是!不是!您误会了,我是说您出手太多了。”“既是这样,那到底有没有其它的‘螺丝钻’可喝?”向子祥无奈的说:“好,您稍等。”一杯“螺丝钻”又上台面。那客人这次却未尝即问道:“它可有名字?”向子祥说:“‘摩哈螺丝钻’。”客人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同样一饮而尽,眼中露出惊讶眼光,起身转头就走,同样丢下一句:“剩下的钱赏给你调酒师。”自言自语的说:“第三杯竟然让我还能感受‘螺丝钻’的媚力!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走到门口又转身看了向子祥一眼说:“小兄弟,有机会我会再来,希望你还能有其它的‘螺丝钻’可喝。”向子祥想出声喊住他,却没有出口。拿起一叠厚厚的钱,向子祥呆立了半天,接着把赏钱分给大家,每人心中的高兴也真无可言喻!向子祥却默默的担心着。里森看到说:“师傅,你担心什么?”向子祥笑着摇摇头说:“没什么。”※※※※※日子悄悄的又过了两天,向子祥无聊的靠在吧台内的一支木头柱子旁发愣。此时大门风铃又响,向子祥惊觉移动呆滞的目光,看向门口只见喀月儿的俪影只身带着一股香气,旋风似的一下来到向子祥面前的吧台位子上坐了下来。向子祥露出笑容端详喀月儿一脸的不高兴,开口问道:“月儿,怎么啦?吃到辣椒啦!辣到漂亮的脸都冒烟罗!跟谁吵架一脸不高兴?要是你有男朋友,也被你这个样子吓成小老鼠!难怪你这么漂亮,没人敢靠近你,只有远远看着。”喀月儿“哼!”了一声。向子祥“咦!”了一声没看到喀拉蒙,说:“原来你俩兄妹有意见啦!”喀月儿被说中心事,吐了一口气说:“我哥他干嘛管我这么多?连我跟朋友出门玩个三、两天也念个没完没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!”向子祥笑出声“哦!”了一声拉的好长。喀月儿恨恨的瞪了向子祥说:“你是不是也认为我不对?”向子祥笑着摇摇头说:“好!你好好坐着,我调杯清凉饮料给你。”喀月儿只好闷着气在那坐着,仪婷因忙着与厂商进货事宜没法招呼她。向子祥比平常多花了一倍的调酒时间,端出一杯蓝色晶莹加上杯口用凤梨、一颗樱桃加上兰花做成的一只鸟儿的酒,放在喀月儿的面前。喀月儿不惊失声喊道:“哇!好漂亮哦!”好像一下子那一脸生气的模样马上变成高兴的小女孩!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向子祥“嗯……”了半天说:“它没名字,因为它是‘蓝色夏威夷’中,柠檬汁换成薄荷甜酒,特别为你所调的。”月儿更高兴的拍手说:“哇!好棒哦!”向子祥说:“怎样,高兴了吧?就叫它‘喀月儿’好啦!这样不气啦!”喀月儿点点头。“这样才对嘛!你哥哥喀拉蒙也是为了你好,担心你才这样对你的嘛!你要稍稍体谅他呀!他就你这一个妹妹,对不对?”喀月儿嘟着嘴不发一语,向子祥看她那样子也不再说,便道:“赶快喝吧!等一下我们可要下班啦!”喀月儿这时说:“子祥,你来一下!”向子祥走近说:“什么事?”喀月儿小声的说:“师傅已经出国了,对吧?”向子祥点点头。“那有多出房间可以让我睡一晚吗?”向子祥也小声说:“这样好吗?你哥会担心死了!”喀月儿哼了一声说:“谁叫他!让他紧张一下!你到底答不答应?如果不要,我就另外找地方罗!”向子祥真怕这位说的出做的到姑娘,万一出了什么事,自己也推不了责任!只好勉强的说:“好啦!好啦!真受不了你,好这小孩子个性,难怪你哥管这么多。唉……”※※※※※和喀月儿一齐回到住处,向子祥说:“月儿,你今天就先住在范化房间,他那房间虽然没东西,但是寝具还很齐全,还是要住客房?”喀月儿却说:“随便啦!”向子祥又问:“那你又没带衣物……”喀月儿却说:“子祥,你真是唠叨耶!我没问题的,不过你的梳洗用具要借我啊!”向子祥又“唉!”了一声说:“说我唠叨!东西我帮你准备,赶快去梳洗啦!”喀月儿扮了个鬼脸,出去从车上拿了两件衣服进来;向子祥也没看清楚,等到完备之后喀月儿在梳洗,向子祥只好打了电话给喀拉蒙告诉他状况,要他明天过来。向子祥也只有摇摇头,想想这对兄妹还真是宝一对!向子祥也进去清洗,出来时已经看到喀月儿穿着短裤、t恤坐在客厅听音乐。向子祥又问道:“喂!姑娘,你还不休息啊?你随时都准备外宿喔?连衣衫都随身携带!”“哪有!那是我才从外面回来嘛!”喀月儿说。向子祥又问:“你平常在家也是这样穿啊?”喀月儿回答:“是啊!不然呢?你以为怎么穿?”向子祥说:“哦!我以为啊……呵呵呵!”喀月儿说:“你笑的很暧味哦!你……”向子祥马上接着说:“你不要脑袋想的转弯了,我只是以为你应该是穿唐装睡衣嘛!跟你白天穿的唐装一样啊!呵呵呵!”喀月儿突然脑筋灵活了起来说:“你……你是说我是古人啊!”向子祥说:“没有!没有!我要去休息啦!你也早点睡啊!”喀月儿“啐!”了一声。※※※※※天才刚亮,向子祥看看时间才七点多一点,穿上长裤光着上身随意披了一件衬衣,走下楼来打开大门,已见喀拉蒙站在门口。向子祥说道:“是你啊!早啊!”喀拉蒙见向子祥那付样子忙说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月儿呢?”向子祥说:“不晓得!”喀拉蒙马上惊叫起来,说:“什么不晓得?你不是在这里过夜吗?”向子祥不理会他,慢斯条理的说:“我说不晓得是在范化房间,还是在客房睡呢!真是!那么急性子,难怪月儿会说你管太多!唉,她都已经多大啦!你就少操点心吧,就算她交男朋友也很正常啊!像你这样,谁敢追她?她那么漂亮连男朋友都没,你哟!也得要负一半责任啦!”喀拉蒙被说的一句话都没得回答。向子祥又说:“好啦!进来吧,客厅坐会,让她多睡一下不要叫她,否则等一下睡的不够起来,你俩又没完没了了,我去梳洗一下。”※※※※※喀拉蒙无奈的在客厅坐着。向子祥很快的又下来了,陪着喀拉蒙在客厅坐一起等着喀月儿。没一会喀月儿也起床了,却连衣裳也没换,喀拉蒙又想数落她却被向子祥制止。向子祥说:“月儿,去梳洗吧!我已经把盥洗用具替你准备好了。”“哦!”喀月儿应着。向子祥此时才对着喀拉蒙说:“你不要管这么多好不好?”喀拉蒙说:“可是她在你这也不稍微庄重一点!”向子祥却说:“唉!这里也算她自己的家,她生性自然,况且在外面她也知道节制,不会像你想的那样,是不是?你老是数落她,小心哪天她不理你,你不是更担心?”喀拉蒙想了想,“唉!”了一声说:“子祥,我知道她的个性,而且你说的话比我还有效,你多帮她一点!”向子祥呵呵的笑着说:“她用不着我的,将来总有人会让她驯服的。而且她那纯真的个性,让她现在看起来还像二十岁左右,有什么不好?”此时月儿已经整理好,走到向子祥身旁说:“你又说我什么坏话?”向子祥笑着回过头看着她说:“怎么,你也有坏话让人说啊?你快去换衣服、吃早餐,你哥好带你回家。”喀月儿嘟着一张嘴,什么都没说走进房内。向子祥也站起身来说:“回去之后你就不要再说她啦!我再去劝劝她。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走向喀月儿房间敲着门,喀月儿在房内小声的应着:“进来。”只见喀月儿坐在床沿,向子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坐在喀月儿旁边说:“月儿,先回家吧!如果你想来这里住,回去跟你哥好好说,随时都可以来的嘛!”喀月儿眼睛亮了起来说:“你说真的吗?你会不会很讨厌我啊?”向子祥说:“不会!我从小就蛮喜欢你的,你那时也挺疼我的嘛!对不对?而且一直以来你都没变,是不是还会疼我啊?现在你哥也是为你好,但是不会管你太多啦!偶尔想来这里住,你哥一定会答应的;如果不行,我会帮你,这样总行了吧?“喀月儿说:“好啦!好啦!你出去啊!我要换衣服啦!”向子祥笑着走了出来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在吧台内,看到仪琳好像有什么事情正烦恼着,问着:“仪琳,你有什么事没法解决吗?”仪琳说:“我们酒吧供应龙舌兰酒的厂商说不能供应我们了!”向子祥满脸疑惑的问:“为什么?我们没付钱吗?”仪琳摇摇头,说:“不是的!因为有人阻止他卖给我们摩哈酒吧,我正在想我们到底得罪了谁?有人企图打击我们!我约他来谈谈,他说下星期过来,希望能说服他继续供应我们。”“可以向别人购买啊!”向子祥说。“不行的!如果他不卖,没人可以卖给我们,因为龙舌兰酒的供应商就是他!”※※※※※假日向子祥总是较早将屋里、屋外整理干净,又洗了澡穿上衣服,想着:无事可做,四处去走走吧!正想去淡水河边看看,打开门却看到宜婷站在门口,不知站了多久,脸上都已流着汗。向子祥惊讶的说:“宜婷,来了多久了?为什么不按门铃?那么呆站在这里!我要是不出来,你岂不是要站一整天!“宜婷笑着看着向子祥,向子祥不由得又往门内退着说:“进来吧!看你一身汗,真是呆!”宜婷红着脸说:“我……我不好意思叫你嘛!”“那你来很久了,对不对?”向子祥不忍的把她拉了进来,准备一条毛巾说:“去浴室洗一洗吧!”宜婷进去擦洗一翻,出来之后向子祥要她坐着休息一下,一边问:“你几时回来的?”宜婷怯怯的说:“昨天,因为太晚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。早上才来找你,可是怕你还在睡,所以……”向子祥不禁呵呵笑着说:“你真呆耶!人都已经来了,还怕这怕那!你是不是一向都这样?”宜婷不好意思的反驳说:“哪有!那是因为没告诉你就来了,怕你生气才……”向子祥说:“哦,我不晓得我那么容易生气耶!还可以让你吓成这样!”宜婷此时从手提袋里,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,递到向子祥面前,说:“这是要送给你的,你会不会不要?”向子祥看她羞涩的样子,不好意思再逗她,却说:“哎唷!回日本一趟就有礼物,那以后你可要多回去几次!”顺手接过礼物。宜婷见他接过,高兴的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起来,说:“我回去跟我妈妈说,我要和你学调酒,妈妈一直都不答应;后来我调了一杯你教我的饮料给她喝,又向她保证我一定完成学业,而且又多待了好多天,妈妈才答应我。又陪我去买了这个礼物送你,并且说她回来时要来拜访你,所以今天才会跑来找你。”向子祥听她说完说:“哇塞!搞了半天你的决定就是要跟我学调酒啊!我又没答应!而且它不会比你现在所学的法律来的有前途啊!”宜婷一听,急的眼眶都红了起来,说:“你真得不要教我?我好不容易才跟妈妈说好的,你是不是真的不要……”说到这,眼泪已经滴了下来。向子祥看到这样也愣在那,没想到自己随口说说,竟然把她急成那样,可见得为了这件事,她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、受了多少委屈。向子祥赶紧说:“你不要哭!你不要哭!我是说,你要跟我学会很辛苦而且要拜师嘛!”宜婷一听,终于破涕为笑的说:“我不怕辛苦!我一定会努力的,师傅!”向子祥见她那么认真,两行泪珠还挂在脸上,而且第一次有人那么迫切想和自己学东西,不禁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儿,说:“不要叫我师傅,还是叫我子祥哥我比较习惯!”眼里见她对于学习事务的决心,暗自决定:不管怎样,一定把所学的东西全都教给她、保护她……想着不觉笑了起来,那个时候自己不也是那么软弱!仔细多看了宜婷一眼,发觉她真得很美。宜婷听了更高兴的说:“真的哦!那你看看我的拜师礼,你喜不喜欢?”向子祥不忍拂逆她的好意,打开礼物看到里面一只精美的金表,却呆立在那。宜婷看到这情形,又诺诺的说:“你不喜欢吗?”向子祥马上回过神说:“很喜欢!可是它太昂贵了,我不好意思收。”宜婷终于松了一口气说:“不管!你喜欢而且我已经买了,你一定要收!”向子祥看她认真的样子,只好说:“好啦!好啦!我收就是了,哪有人像你那么赖皮呀!”看着宜婷雀跃的模样,向子祥又说:“我要去淡水河边走走,你要不要和我一块去?顺便一起吃午餐,好不好?”宜婷更高兴的拉着向子祥的手说:“好啊!好啊!”这一次向子祥没有再推开她。※※※※※就这样两人游玩了一天。回来时,向子祥对着她说:“一个月后日本有场调酒比赛,你好好学,我让你出赛好不好?”宜婷却说:“我可以吗?”向子祥回答说:“我会让你可以的,也会帮你想好比赛的饮料,而且你会有伴一起出赛!”“谁啊?是不是仪琳?”宜婷问。向子祥点点头说:“怎样,比较有信心了吧?”宜婷笑着说:“嗯,我知道啦!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告诉里森说:“里森,你到储藏室看看我们还有没有龙舌兰?”里森一会出来说:“师傅,都没有了!”向子祥考虑了一下说:“请宜婷、明秀、仪琳来一下。”一会大家都来到吧台前,向子祥说:“现在我们的龙舌兰酒缺货,只要客人点到有它的时候,请他们稍为换一下。”又问仪琳说:“仪琳,那酒的厂商约好他几时来谈?”仪琳说:“他明天会来。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。※※※※※第二天厂商来了,仪琳和他谈着。向子祥看了看,只见他头发微秃,身体臃肿,红光满面,声音宏亮,一付福泰的样子,并不令人讨厌。仪琳与他谈的好像并无结果,手上拿着一瓶样本龙舌兰不断舞动,最后终于起身。见仪琳一脸失望的神色,向子祥知道可能是一个不好的消息。当厂商走向吧台,向子祥微笑的喊着说:“先生,请留步!喝杯再走,大家再商量一下好吗?”只见他转头看了一下向子祥,又向前走了两步,忽然停了下来坐上吧台。当他向前走时,向子祥以为没有希望了,怎知他又停了下来,知道可能有转机了!不禁笑着说:“先生贵姓,怎么称呼?”那人说:“嗯,我姓钟。”向子祥又说:“钟先生,您好!您想喝杯什么?我为您服务一下。”钟先生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等一下好了,我想问一下,你是否是酒吧的调酒师?我想喝龙舌兰调的酒。可是我知道你们已经没有酒了,而且你们也想要我把酒卖给你们;可是我已经答应一个有恩于我的人,不卖给你们酒吧,所以怎么说都是不能改变的事实。但是刚才你们这位小姐非常诚恳和我谈,而你又那么客气,我于心不忍;所以临时想到一个方法,可以让你们有酒又不违背我的允诺,那就是把酒卖给个人,而不卖给你们酒吧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,你们要能符合,我才能心甘的卖给你们,怎么样?能接受看是不是符合条件吗?“向子祥想:总比一点希望都没来的好,而且试试又不吃亏!于是问道:“什么条件呢?”“那就是我要看看你对龙舌兰了解多少,是不是会辜负了这一样酒。可以吗?”钟先生说。向子祥回答:“当然可以!”钟先生说:“好,那我有三个问题。第一、龙舌兰是如何酿成的?”向子祥回答:“它是龙舌兰之根茎酿造蒸馏而成。原名mezcal,而墨西哥提吉拉镇的龙舌兰制成的酒才可以称tequila,但是后来所有以龙舌兰制成的酒都以tequila之名而闻名世界。”钟先生“嗯!”了一声又问:“第二、龙舌兰酒有哪两种口味?”这时大家都“啊?”了一声,向子祥沉思了一下又说:“应该说一种是未在橡木桶内酝酿成熟的白色龙舌兰,它有强烈的风味;另一种则是在橡木桶酝酿成熟的龙舌兰,则类似白兰地风味吧!”钟先生拍手道:“好犀利!不错!好,第三、则是利用墨西哥本地为名,调出四种龙舌兰酒。”向子祥却说:“可惜我们已无龙舌兰酒,无法满足钟先生您的要求。”只见钟先生哈哈大笑说:“来吧,就用我这一瓶样本酒吧!”向子祥接过钟先生手中的酒,沉思了一会;调出了四杯酒且排列着,只见第一杯黄中带红,红色沉在底部;第二杯为乳黄色;第三杯绿色;第四杯为红色,杯口为柠檬片,附上两支吸管。钟先生看了之后,问道:“可有名称?”向子祥说:“第一杯‘龙舌兰日出’,第二杯‘墨西哥斗牛士’,第三杯‘墨西哥的模仿鸟’,第四杯‘龙舌兰日落’。”钟先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:“有意思!从日出提出墨西哥特色斗牛,模仿鸟到日落;酒名带尽墨西哥的一天。好才学!好技术!年轻人,不简单!让我好好品尝这四杯酒。”钟先生满意的将酒以向子祥名义卖给摩哈酒吧。仪琳感激的说:“子祥,谢谢你!”里森也在旁边说:“师傅好棒啊!”向子祥笑笑的说:“还好,还好,不然真的伤脑筋了!”宜婷悄悄走到向子祥耳边悄悄的说:“师傅,你好厉害!我的决定肯定是对的!”向子祥假装生气的说:“宜婷,我说不要叫我师傅!”宜婷见他那样不觉吓了一跳说:“好嘛!好嘛!你别生气!”向子祥却哈哈大笑,宜婷才知道原来向子祥故意逗她,不觉脸又红了起来。※※※※※日子静悄悄的又过了一星期,大家依然提早来,正清扫着。只见里森从门外冲了进来,大声喊着:“师傅!师傅!你看!”手中拿着一本世界杂志,说:“我们摩哈酒吧被杂志刊登了耶!上面还有那位客人的照片!”向子祥接过来,大家也一齐围了过来。原来出手大方来喝“螺丝钻”的客人,竟然是英国一位爵士,而且还是国际美酒评监师!上面还写着:“摩哈螺丝钻”无与伦比……向子祥看完报导,发现其中许多调酒师都兴趣浓厚,跃跃欲试;另他担心的皱起眉头,心中想着:可能又是个多事之秋……大家看完却都喜悦万分,只有宜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问道:“子祥哥,什么‘摩哈螺丝钻’?还报导我们店的位置,没想到我们也这么有名啊!”里森只好把宜婷不在时,所发生的事告诉她。仪婷也面带喜色的说:“这样我们酒吧的知名度也提高了不少!子祥,我们的生意会不会比较好啊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那当然不会啦……”“不会?”大家异口同声喊了出来,里森接着又说:“不会!那还上什么杂志嘛?真烦人耶!”宜婷又问:“子祥哥,你怎么知道不会?”“我当然知道!知道不会不好啊!一定好的要人命呢!”向子祥笑着说。宜婷被说的一楞一楞,说:“子祥哥,你……你骗人嘛!”“哈哈哈!”向子祥好像又忘了刚才的忧虑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※※※※※首调摩哈螺丝钻,远度重洋名声扬。

  原标题:出租屋传出异常臭味 开门后眼前一幕哭笑不得。。。

,,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4:20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