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六章摩哈酒吧易主·范健泰(6/19)

生意真如向子祥所料越来越好,到目前只要店门一开,就已经高朋满座;为的就是能嚐嚐“摩哈螺丝钻”。里森、宜婷更是已被训练的可以登上调酒师的位子,仪琳却忙内忙外反而不能认真的学习,但每天依然快乐无比。这段时间酒吧也多请了两位服务生,向子祥刚好乘此机会多训练宜婷。离日本调酒大赛也只剩下十天,向子祥默默的计算着。※※※※※今天向子祥依然三点半就来到酒吧,宜婷也来了;而其他人因每天忙碌,也都四点才会到。向子祥今天却没有教宜婷调酒,笑着对宜婷说:“宜婷,有件事要和你说。”这段时间宜婷跟着向子祥,虽然学了好多,但最高兴莫过於和向子祥一起。对於向子祥所学和个性,宜婷早已被折服、唯言是从,每日充实愉快。听到向子祥说话,“嗯!”了一声说:“什麽事?”向子祥沉默了一会说:“宜婷,你对你现在调酒技术有没有自信?”宜婷一听心中一紧,好像有什麽事,没有回答反问说:“子祥哥,你为什麽这样问?”向子祥说:“先回答我。”宜婷想了一下说:“只要你在我旁边就可以。”说完脸已浮上两朵红晕。向子祥又说:“是这样的,日本十天後饮料调酒大赛,我希望你能多准备。”宜婷一听,高兴的说:“真的啊!好棒!我还可以让妈妈看看我学的成绩。那你会不会跟我去?“向子祥说:“那你是愿意罗?”宜婷点点头“嗯!”了一声。向子祥也高兴的说:“可是我的钱只够两个人的交通费用,所以到了日本必须节省一点,那就要靠你啦!你要做向导,顺便带我四处走走。”宜婷兴奋的说:“不用怕!我也有钱的!可是子祥哥,为什麽你不自己参加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我没兴趣!但是你参加要能胜出,那你很快在调酒师的行列也能占有一席之地;你妈妈也会为你的决定感到欣慰,那我不也一样,是不是?”宜婷听了感动的说:“子祥哥,你替我想的真多!”向子祥嘿嘿嘿的笑起来。宜婷一看那贼贼的脸不自觉又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向子祥又说:“那你小心点!替你想那麽多,你不好好认真点,小心把你挂在墙上三年不让你下来,让你头上长草,还不准别人帮你割草!”宜婷松了口气笑着说:“哇!你好坏!不过我会努力的哟!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因此也邀约了郑宏帮忙宜婷取得调酒师证明。很快的郑宏来了,走到向子祥吧台前的位子坐了下来,仪琳也招呼着。向子祥要宜婷替郑宏调一杯酒,郑宏看看笑着说:“子祥,你要求没问题!何况她也够水准,不过也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。“向子祥笑着说:“行!不过这样的话呢,那就连仪琳的一起办了吧!”郑宏哈哈的笑了起来说:“你还真不吃亏啊!”向子祥说:“吃亏多了!她们资格都符合,只是经由你的手借由你的情来这里,多和我们聚一聚。这样站在吧台内,连里森三人都有资格啦!”郑宏笑的更高兴的说:“当你的学生真好,都为他们打算好好的。那你自己呢?是不是也需要呢?”向子祥浮出一贯的笑容说:“你认为呢?我需要吗?”郑宏毫不犹豫的说:“你嘛!不知道要给什麽,应该给你一张金牌!我也早已为你准备好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给你。”向子祥一听,说:“哎唷!没想到你已经把我供上神桌啦!还想要给我打金牌!那我真的有求必应啦!你有什麽要求啊?”郑宏呵呵笑着说:“在下个月後,我们要筹办一次调酒义卖捐款,为世界饥寒的人们尽一份力,希望你能来调。”向子祥问道:“调酒义卖?好新鲜!怎麽个义卖法呀?”郑宏解释着:“就是调出与众不同的调酒由买者出价,价高者取得并告之调法,让买者自己也能调制,随时都可以喝到。届时可能会有同行酒吧的经营者参与竞购,而成为他酒吧的调酒。希望你不会介意!”“喔!那我以後是否也不能调了?”向子祥问。郑宏回答:“不会的!我们现有的调酒有谁不能调,只要你能调出,对不对?可是不是喝过之後就会调,所以才要你教啊!但是以你的技术与你嚐酒的味感己出神入化,我看要难倒你就真的很难!“向子祥呵呵笑了出来说:“你还真看得起我啊!我可没有你说的那麽神啊!不过我一定会答应,何况还是桩义举呢!“两人不觉哈哈一起笑了起来。※※※※※郑宏离开之後,仪琳问着:“子祥,你要郑宏先生为我们做什麽呢?”向子祥看着仪琳,嘴角偷偷的笑着说:“我要郑宏先生替你们找个男朋友,然後为你们准备一张结婚证书。怎样,不错吧?听说你们的男朋友还挺帅的唷!”仪琳不自觉喊着:“什麽!你……”宜婷听了,放下手中的工作说:“子祥哥,你骗人!对不对?”向子祥哈哈的笑了起来,看了她们俩一眼,只见她们四只眼睛瞪着他,几乎都快掉下来,只好说:“好啦!好啦!骗你们的,干嘛瞪着一双眼睛预测推荐,又不是千里眼!只是帮你俩报考调酒师预测推荐,要郑宏特别把证书做的比别人大张一点预测推荐,好让你们挂在胸前,让大家都知道!”顺口又唱着“让大家都知道!”仪琳、宜婷知道又被向子祥逍遣,气的嘴又嘟起来,不理他。里森忍不住在旁边猛笑,宜婷手拿柳丁要切,刚好找到出气包,说:“你还笑!等一下给你塞一个柳丁!”手拿起柳丁,假装做着动作。向子祥被她逗的也笑起来说:“哎唷!宜婷,你好恰哦!还要给人塞柳丁!”只见里森还继续笑着,向子祥又说:“里森,你还笑!你知不知道要被塞柳丁啊?”“什麽是塞柳丁?”里森笑着摇摇头说。向子祥反而笑着手捧着肚子,宜婷、仪琳看的满脸疑惑、丈二金刚摸不着头,双双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看到她们的样子,对着里森又说:“你真的不知道?那你知不知道庙里拜拜的时候,那猪公口里咬的是什麽?”宜婷恍然大悟抢着说:“我没有!是他自己说的!”手指着向子祥。向子祥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摇摇手,里森却愣在当地,仪琳被逗的也笑了出来。宜婷不甘心的打着向子祥,向子祥一边捉着宜婷的手,慢慢停止笑说:“好痛!肚子好痛!宜婷,你真的好恰!”宜婷抽回被捉的手说:“痛死你!欺负我,哼!”※※※※※这时又有人进门,大家转头看着;只见两个穿着西装的人,拿着烟走进来。仪琳却喊着:“健泰,怎麽是你?你都跑到哪里去啦?”只见前面走的那个人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姐,不错嘛!生意很好,有没有忘记这有一半是我的啊?”仪琳没有说话,他们俩也毫不客气的坐上吧台喊着:“喂,来两杯‘摩哈螺丝钻’试试!”里森、宜婷不理会,向子祥却说:“调两杯出来吧!”向子祥也知道他就是仪琳的弟弟范健泰。范健泰看着向子祥,不屑的说:“你就是我们请的调酒师吧!”仪琳见了说:“健泰,你可不可以有点礼貌?”范健泰却说:“什麽礼貌?我也是这里一半的老板耶!我旁边这位也是调酒师,有什麽了不起的!不高兴换人啊!”仪琳不知如何回答,说:“你……”向子祥见范健泰如此霸道,微笑着说:“调酒师是没什麽了不起,不过你要是也是调酒师,那才有资格批评,请问你是吗?”范健泰被堵的支支吾吾,恼羞成怒的说:“我虽然不是,可是我可以出钱请人,要多少都可以,我可以不需要请你!”向子祥并不生气呵呵笑着说:“那倒是!可是如果经营者像你这般,也真是少见!”范健泰一听反而笑着说:“是啊!是啊!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我要回来经营,还是我姐要买下我的那一半权利?”说完,转头面向仪琳说:“怎麽样啊?姐姐!”只见仪琳脸色铁青说:“你认为呢?”范健泰则说:“我是觉得姐你怎麽说都是女人,不须要那麽辛苦;所以由我来经营,买下你的那一半,怎麽样啊?”仪琳咬着下唇,看了向子祥一眼,他却故意转过头,不愿参与她姐弟俩的纷争。在他心里也认为他没资格左右她的决定。仪琳也狠下决定说:“好吧!就让你好好经营吧!反正爸爸临终之前也说过,如果你有兴趣就让给你,留下来的员工希望你好好待他们。”范健泰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如果要留下来,那当然!不过我会自己选择调酒师的,其余的我都可以考虑!那位美女(指着宜婷)我不用考虑,她绝对可以留下来。还有,请姐姐先把客人遣走吧!我们还得谈谈,不是吗?”仪琳不得已只好敲响“请鼓”说:“各位莅临的来宾,因本酒吧有事处理,今天所有消费本店免费招待,请各位再来,不好意思!”酒吧内客人哄然一声,不悦之声四处响起,不过依然渐渐离开,大家也帮忙收拾着。向子祥看着时间:八点多;算算日子来到酒吧也半年多……客人都走完,整理也告一段落。向子祥不愿参与意见,独自走向大门想要出去透一口气,却被叫住。原来是与范健泰一起来的调酒师,只见他说:“对不起!我是日本来的山本龙口,想试试你的调酒技术, 湖北快3走势图我知道你是向子祥, 湖北快3开奖网是吧!希望你能指教, 湖北快3开奖网站阿咧嘎多!(谢谢)”向子祥见他国语流利,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而且极有礼貌,微笑着说: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山本龙口却说:“是的!你极为有名,能和你切磋一下是我的荣幸,希望你不要推辞。”范健泰插口说:“你不会是怕了吧?如果不敢也不用勉强,不过以後调酒界我看你也不用立足,退出好了!往後台湾、日本都会传述你的胆小、虚有其名!好在打一开始,我就没打算请你调酒。“仪琳非常尴尬,不好意思对着向子祥说:“对不起!”反身对着范健泰说:“健泰,你未免太过份了!难道一点姐弟之情都没有?连最基本的待人接物都不懂啊!”范健泰却说:“你少废话!你现在已没资格说我,这里我做主!”仪琳更是气的:“你……你”说不出话。向子祥笑着说:“仪琳,放轻松!这事和你没关系,你不用生气。”宜婷也走到向子祥身边说:“子祥哥,我跟着你,你不可以丢下我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怕啊?那赶快拿条绳子拖着。你刚才那颗柳丁好像应该塞给他,乱塞乱塞竟然塞给里森!”逗的宜婷嘻嘻偷笑着。范健泰见到宜婷和向子祥轻声交谈着,还能谈笑自若,说:“怎麽样啊?没勇气接受啊?”向子祥拍拍宜婷示意她先一旁休息,看向他说:“唉!人家比酒的人都不急,你是太监啊?”仪琳、宜婷不解其意看着向子祥,只见他又继续说:“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!”宜婷又抿着嘴偷笑,想着:要不是子祥哥心存厚道,谁要在他身上讨得便宜真是难上加难……里森此时也忍不住说:“你们要找我师傅比调酒,你们还真是自取其辱……”还想继续说却被向子祥制止说:“里森,让其他人先下班!你呀端杯饮料和宜婷旁边坐着。”面对山本龙口说:“怎麽比呀?”山本龙口说:“各调一杯酒写在纸上,交给他们俩(指着范健泰和仪琳)由对方说出调酒内容,由他们核对。所用的酒饮料不可超过三种,这样好吗?”向子祥点点头说:“好吧!你先调吧!”山本龙口进入吧台调了一杯酒,只见黄绿的酒,颜色晶莹鲜艳,端上吧台将纸递给仪琳。向子祥啜一口说:“嗯,不错!甜度稍甜,有些类似‘环游世界’。”只见范健泰面露喜色说:“哼,说不出来吧!”向子祥沉思了一会说:“你不错!是我们水果不合用,才会如此。你把基酒换成日本清酒,薄荷酒、凤梨汁雪克出来,可对?”仪琳笑着说:“对了,没错!”山本龙口说:“厉害!一级棒!没有人一嚐就知道,而且我还将基酒换过。我想请问为什麽你说稍甜,是水果不合用?“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基酒换过清酒是否本身就有甜度?”山本龙口点点头。“而凤梨以目前酒吧内都过熟,甜度较高酸度不足,否则不会稍甜,所以我说水果不合用。”山本龙口思索着。向子祥说:“好吧!也嚐嚐我调的。”走进吧台,很快也呈上一杯黄色透明的酒,将纸递给范健泰,说:“请!”山本龙口啜了一口,沉思了一会皱起眉头。范健泰见状,忧心的说:“和刚才的酒……”未说完,却被仪琳打住说:“你可以公平点吗?你可以说话吗?”向子祥微笑的说:“你不相信它可以变成这样是吗?”山本龙口说:“是的!它也是日本清酒,好像是葡萄酒和凤梨汁。”范健泰“唉!”的一声,向子祥却说:“对了,没错!它是日本清酒,﹙苦艾酒也是葡萄酒﹚和凤梨汁。所以我们没有输赢,平手!不需再比了吧?”范健泰接口说:“平手!不用再比啦!”山本龙口对向子祥鞠了一个躬说:“谢谢你!你名不虚传;你同样的酒,口感却胜我一畴,而且葡萄酒……”向子祥却打断他的话说:“同是调酒师,每一种调酒都瞒不过大家的眼睛,口感只是酒的份量而已,不用再说。”山本龙口再度鞠躬说:“向桑,阿咧嘎多!”(向先生,谢谢!)向子祥也回了一个礼,说:“仪琳,你们姐弟自己谈谈,我们门口透透气!”说完走出门口,宜婷、里森也跟了出来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深深吐了一口气,看着天上的星星。里森出来说:“师傅,明明是你胜啦!苦艾酒只是葡萄酒中的一种,预测推荐为什麽……”向子祥马上接口说:“里森,什麽时候才能改掉你斤斤计较的个性呢?把这种精神用在调酒上就可以。对人要学会海海略过,逞一时的愉悦,需要吗?愉悦快乐可是自己才能给的,不要从别人身上去找!”“那师傅今後打算怎麽办?”里森问着。“那你呢?我看继续待着吧?”向子祥说。里森想了想说:“不,我想回台中自己经营一间酒吧,我父亲会帮我,他之前一直希望我回去。不然师傅你和我一起好吗?”向子祥呵呵笑着说:“既然你有打算,而且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。回去吧!记得请我去看看、喝杯酒,有问题再回来找我。我要和宜婷去日本走走玩玩,宜婷说要当向导的,对不对,宜婷?“宜婷高兴的说:“对啊!对啊!而且我一定要他去!”宜婷忍不住仰头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笑着又说:“玩个半个月回来再说。对了!里森,明秀会不会随你回去啊?”里森点点头说:“应该会的,她啊!从不用脑的。”向子祥又说:“不会啦!不错,你们俩个挺合的唷!”里森笑着说:“师傅,你就别笑我们啦!我们回去,酒吧开幕你一定要来唷!”“会啦!不相信我啊?”向子祥说,“而且可能还不止我一个人去,怎样可以了吧?”哈哈哈大家一起笑了。宜婷站在他身旁也感觉到那一份热力。※※※※※很快的范健泰走了出来,山本龙口对向子祥鞠躬致意。范健泰大摇大摆,临走回头又向仪琳说着:“明天处理完给我!”仪琳默不出声。范健泰走後,仪琳回过头看了自己经营多时,又在子祥手中变的有声有色的酒吧,每根柱子、每一个角落自己都曾付出心血,心中的那份熟悉和情感也终於因父亲的嘱咐而无奈割舍。弟弟的无情蛮横,和自己再如何的没有情感终归也是唯一亲人,心里想着:对於父亲也能交待,对弟弟也仁至义尽了吧!往後就看他的天命……想到这些一幕一幕的影像和回忆起父亲,仪琳全身颤抖着。身上所流动的一丝坚强英气支撑着没有滴下一颗泪珠;却让她最为担心和迷惘的,则是心中浮起对向子祥是否会因为这样而离她远去的不安,心跳的加速让她也有了晕眩的感觉。仪琳强忍着,再也不敢看向子祥,那种悲伤莫名的悸动,让她身心都已经瓦解,无意识状态移动双脚。向子祥看到她那失神的样子,也了解到她的感受,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说:“不要想太多啦!没事稍微休息一阵子,难得如此清闲,不是吗?”仪琳听到向子祥安慰的声音,心中总算流过一股暖流,冲淡不少寒意;转过头缓缓的将目光移到向子祥的脸上,看着他那关心的笑容,不自禁的问说:“子祥,你会不会不理我?”说完,那强忍住的泪水也不自觉的滑落脸颊。向子祥却说:“不用担心!这里好多位朋友都很关心你,怎麽会不理你,对不对?”又浮起了那一抹真诚的微笑。仪琳心情稍微平息了些说:“子祥,肩膀可不可以借我一下?”向子祥呵呵的笑了出来说:“可以!不过租金可难算了,而且有一个条件,不可以下酸雨!”说完,里森、宜婷都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出来,仪琳一听也露出笑容,恢复原有洒脱的个性说:“你以为我会随便借人的肩膀啊?要不是你呀,我真的考虑考虑,现在用不着了!”向子祥见她已经恢复,也就不客气的说:“哎唷,有人十分善变哦!一下子柔弱似水,一下坚如钢石。现在呢,正在拿跷罗!租金虽然贵了点,也是世上唯一的耶!而且还不卖的哟!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勉强租你的耶!”仪琳也愉快的说:“哦,我有这麽大的面子,那就谢谢罗!现在呢,也不需要了;不过我却决定一件事,那就是再开一间酒吧,属於我自己的,也让给我那麽大面子的人一份股份,怎麽样?还有这些好朋友,宜婷、里森你们也要来帮忙唷!”向子祥嘻嘻的笑着,仪琳看他笑的如此令人质疑说:“你笑什麽啊?”“我没有啊!”向子祥说:“里森和明秀也要回台中经营一间酒吧呢!至於我嘛,应该是没什麽问题,宜婷呢,我不知道。”宜婷马上接口说:“子祥哥到哪我就跟到哪,所以……”宜婷感觉话说的有语病马上住口。向子祥看了宜婷一眼又说:“不过呢,我看可能要慢些,因为我打算和宜婷去日本参加调酒大赛,本想连你一起参赛,不过最近你太忙疏於调酒,只好一起散散心就好,怎麽样啊?”“不行!”仪琳说,“我看要先把酒吧的地点和酒吧整理装璜确定,不然回来可会无所事事。嗯!这样好了,我们这两天先找寻地点,等我们确定之後,你们就去参赛,装璜的工作就交给我处理,分开来办!怎样,子祥?”向子祥沉思了一下说:“你会太累的!不去散散心吗?”仪琳笑了笑说:“放心!放心!我没问题的,相信我吧!”里森此时才开口说:“真对不起我……”“哈哈哈,没关系!”向子祥笑着说,“这样就有两家酒吧连锁啦!以後南部高雄再经营一家,那就强占整个台湾市场罗!”大家不觉同声说道:“对啊,我们怎麽没想到!”里森更兴奋的说:“师傅,还是你头脑动的快,那这样师傅你就可以常常到店里指导,多好啊!”仪琳说:“对哦!那我们的酒吧要什麽名字呢?”宜婷推着向子祥说:“子祥哥,你快想想啊!好期待哦!”“嗯,就这样吧!”向子祥说,“就叫做‘摩斯客’吧!”里森念着“摩斯客”……仪琳反问说:“有什麽原因吗?”宜婷拍着手说:“好啊!好啊!(most)摩斯客│最多客人,好多好多客人!”仪琳恍然说:“喂!子祥,你的头脑是什麽做的?可不可以让人家研究看看,反应这麽快!”向子祥笑着摇摇手说:“要研究可以,很贵的!我本来的意思只是要将摩哈延伸出来,可是又找不到,只好英翻中嘛!误打误撞的啦!不要把我当神拜。”“谁要把你当神拜啊!”仪琳说,“神经病!”大家没有意见哈哈笑着。“摩斯客酒吧”开始成型!向子祥和仪琳、宜婷三人在淡水河岸边,买下一间便宜的房子,又可以看到淡水河风景的地方,却比原来摩哈酒吧稍大,联络事宜便交办仪琳和宜婷两人。※※※※※此时范化的大儿子回到台湾,找到向子祥。向子祥只见一个陌生中年男子,身材臃肿,挺了个大大的肚子,带了一付金边眼镜,极斯文的说:“向先生吗?”向子祥回答:“是的,请问……”向子祥未问完,他已抢着说:“我是范化的儿子叫做范西崇。特地从加拿大回来,三天後回去,我父亲正和我弟弟在加拿大住着。”向子祥打开门说:“哦,饭吸虫(范西崇)先生请进。”范西崇走进去之後,看了看说:“没想到我父亲还有一幢这麽好的房子在台湾!”接着又说:“向先生,我父亲有提到你现在正住在这,可是我俩兄弟商量,希望父亲把台湾的产业处理掉和我们同住,所以我先回来清理一下。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可是以我所知,这里所有产业都是你父亲的名字,必须他亲自回来才能处理,或者有他的同意书才可以吧!”饭吸虫(范西崇)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说:“我只是先回来帮忙清理一下,我弟弟会取得我父亲的同意书与文件,这就不需向先生您费心。只是希望在我回加拿大之前,希望向先生能离开。”向子祥沉默了一会说:“好的!这本来就是你们范家产业,我离开是应该的。希望你回去帮我问候一下你父亲顺便谢谢他,如果他有回来,希望他能来和我聚一聚。不知道你是否方便留下和你父亲连络的住址?““哦,不用啦!”范西崇说,“如果他回来再说啦!”向子祥没趣的笑了笑说:“那谢谢罗!”心想:屋漏偏逢连夜雨,行船又遇对头风!才想去日本而己……自己只好省下一半金额,让宜婷回去就好……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偷偷叫宜婷来到住处,开始教宜婷调制参加比赛的“清凉之旅”调酒。宜婷疑惑的问道:“子祥哥,你为什麽急着把调酒教给我?”向子祥说:“因为你要自己去参赛,我有事没有办法陪你一起去。”“为什麽?”宜婷说,“你有什麽事那麽重要,不能告诉我吗?”“是的,”向子祥回答,“它需要我自己解决,别人无法代劳。”“你那麽想去日本!”宜婷说,“如果你不去,我去也没什麽意义。何况我要带你去好多地方玩呢!”“你必须得自己去!”向子祥说,“因为它关系着你调酒师生涯,和你母亲对你的认同度有多少。”宜婷又说:“可是你不去,不管!我一定不去!”说完不再理向子祥,也不练习调酒。向子祥不得已叹了口气说:“唉!好吧,我告诉你!”於是一五一十告诉宜婷,自己需要找房子要节省一些钱,只能供应宜婷去日本。宜婷听了,嘻嘻的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什麽大事呢!原来是钱和住的问题唷!那麽容易解决!“向子祥一愣说:“什麽!容易解决?有没搞错,我可没多余的钱耶!”宜婷说:“你没有,我有啊!”“你有?”向子祥说,“你不用生活、不用付房租啊?只需要读书就会饱啦!”“嘻嘻嘻!”宜婷笑着说:“你以为我要赚钱生活唷?我只是不愿意花太多家里的钱,一边读书一边赚些钱,想靠我自己。家里的钱我都存起来啦!算算也不少呢!连买房子、车子都有了!何况我父母还另外帮我预备一笔钱,可是太多了我用不到啊!”“哇塞!”向子祥说,“没想到你还是个富婆唷!可是不行,不能用你的钱。”宜婷撒娇的说:“好啦!好啦!不然这样,去比赛的钱由你负责,那去日本的费用由我作东,算我邀你去我家里玩。还有子祥哥,你也不用租房子啦!我家里在这除了我爸住的大房子以外,还有租给人家两间套房,一间让你住吧!我少收一间租金好了!”“哇!”向子祥张大口说:“你到底在想什麽啊?什麽都有!还有房子租人家收租金!你还真是深藏不露!”宜婷又嘻嘻嘻笑着说:“子祥哥,你今天怎麽只会哇!哇!哇!叫呀?跟平常的你都不一样。”“唉!”向子祥说,“没想到你今天每一句话都让我大吃一惊!别人要知道你是个家财万贯的大小姐,不绑架你才怪!小心只剩下一只手一只脚哦!”宜婷听了连说话都开始颤抖,不自觉双手捉着向子祥的手说:“子祥……子祥哥,我……我没有跟别……别人说……说过,只跟你……你说。”说着吓的连眼泪都快滴出来。“看,怕了吧!”向子祥说,“还会说我哇!哇!哇!的,好啦!好啦!吓你的啦!你房子呢,租给我就可以,若是不收钱那就免了。”宜婷说:“好嘛!好嘛!这样总行了吧!”向子祥说:“不过呢,嘿嘿!要算我便宜一点,我可没很多钱哟!”宜婷终於笑了说:“看你这麽乾脆又那麽帅,给你打个八折好了!”“哦!帅就可以打八折,那我帅好久了,帅毙了!那岂不是可以打个五折加送一个汽球?”向子祥笑着说。宜婷又想说话,向子祥抢着说:“跟你开玩笑的!再少,我也不愿意!”宜婷嘻嘻的说:“嗯,我又没说要再减价!”向子祥知道她心里正作违心之论,却说:“唉唷!几时你也可以伶牙利齿了?”“那还不是你嘛!”宜婷说,“跟你久了,不跟你学一些那不是很吃亏!”向子祥仔细端详她一会儿,哈哈哈又笑了。向子祥整理着行李,宜婷要帮忙却插不上手,只有在旁边看着。看到向子祥房间乾净清爽,墙上挂的一些字画觉得好喜欢,说:“子祥哥,这些字画是你买的,还是原本范老先生就有的啊?”此时向子祥也整理好,同样的也只有一个大背包,双手插着腰看着宜婷的表情笑着说:“怎麽,喜欢哪?”宜婷点点头说:“不晓得这麽一幅贵不贵?到底是向谁买的?”向子祥说:“说贵很贵,说便宜也很便宜。你看看落款嘛!”宜婷依言看去“啊!”了一声,“向子祥!子祥哥,是你!是你!”“哈哈哈!”向子祥说:“干嘛!好像捉到凶手似的,不知道我犯了什麽罪啊?未来的检察官大人!”宜婷讶异的眼神看着向子祥转为钦服。向子祥说:“好啦!好啦!喜欢送你啦!回去你也得准备一下,後天我们就得到日本啦!目前离大赛还有五天,走吧!”向子祥联络饭吸虫(范西崇)交还锁匙,临走对於住了一段时间的房子又多看了一眼。※※※※※重逢相聚半年多,离去不舍却回头;心中感触很难懂,终究结果为过客。

,,内蒙古快3投注网站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2:4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